接受上医网访谈:

编者按:学习是一个不断取经的过程,确定一条道路,往往会受家庭的影响,但真正能行走的远的,还在于个人的不懈努力,看古求知老师的中医之路,感受经方医学始于技术、终于艺术的独特体验。


感谢上医网同仁给我这个与大家沟通交流的机会,我还是一名青年经方中医,热爱经方,希望好好传承经方医学,在此谈谈自己的一些体会,权当和大家聊聊我喜欢的经方医学,也请大家不吝赐教。
【学医背景——家庭给予的动力】
我出生在江西一个农村小镇,祖父是乡村中医曾在乡镇防疫站工作,叔叔60年代初中医大学毕业在县级医院上班,父亲60年代初师范大学毕业同时随祖父、叔叔学习属业余民间中医。由于祖父去世的早,加上叔叔后来到邻县一家医院上班,因此在缺医少药的农村不少乡亲就慕名找到父亲,父亲便利用业余时间帮乡亲们处方开药,因需求众多,后来父亲不得不做起了全科,无论内外妇儿还是骨伤推拿针灸样样都做,后来还配备有电子理疗仪。
我就在这么一个环境中长大,从小见看的最多的是患者,听的最多的是患者的诉说,也有他们的哭声和笑声。相对于其他家庭的孩子,我更能深刻的感受到疾病给患者造成的痛苦,更能明白他们对健康的渴求。而我的母亲,一个勤劳能干的家庭主妇,常协助父亲写方、配药、操作理疗仪,显然她还充当了护士的角色。那个时代的农村,一般的病都是能扛就扛,实在不行才看医生,是真正的“求医”,所以父亲为人治病,乡亲们常常感恩戴德。即便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患者家属还会送上自家地里最好的小麦、大豆、玉米、自家做的薯粉,家里养猪的送上两斤顶好的瘦肉。甚至的重病患者康复后,为表感激之情,和我家做亲戚来往,逢年过节都来串门。那时很小的我就能清醒的意识到,医生受人尊重、爱戴,行医是一件十分有意义的事情。

【学医感悟——始于技术】
与不少青年医生一样,我也曾走过不少弯路,但我庆幸自己选择了经方并遇到了一位好导师,一位充满激情的学者型中医——黄煌教授,在他的带领下,我领略到了精彩的经方世界,感受到经方研究的无穷魅力。
记得跟师学习的那段日子,除了抄方、听课外,平时与同门一起吃饭、坐车,聊的话题八九不离十的都是经方,老师和我们一样谈到经方也是谈笑风声不知疲倦,可以说当时我能深深的感觉到不仅是我,还有我的导师和同门,大家眼里都满是经方,而我的导师最高兴的事情莫过于看到自己的学生会用经方治病,时至今日只要一聊到经方临证,都会令我们师徒兴奋。
我学经方是从药证开始的,由药证到方证,期间穿插着对药人、方人的学习,加上门诊临床观察、老师系统的经方课程讲解和同门的讨论,自觉进步很快,这个时候是把经方医学踏踏实实的当做一门技术来学的。在这个层次上,学经方无需绝顶聪明的头脑,但需要实实在在的眼光,正所谓“仲景之道,至平至易,仲景之门,人人可入”,这个阶段的学习只需一板一眼,实实在在,遵循方证相应即有是证则用是方,无是证则不用是方的原则便可。而一旦入门以后,会感觉思维豁然开朗,而吸引我的就变成另外一个境界——艺术经方了。
【行医体会——终于艺术】
一门深入,扬长避短
回想起来,个中原因就是没能做到“一门深入,扬长避短”,临床辨证可以有不同方法,其实方法不在于多寡而在与精炼。临床工作初期,接触到的中医思想较多,也常在好奇心驱使下尝试五花八门的辨证方法,结果发现问题严重了,自己变成了邯郸学步的那个男主角,临证没了主心骨,自然疗效上不去。经过几个月的历练,痛定思痛后,我返回原有经方医学体质辨证,没多久疗效得到迅速提高,复诊率也不断攀升,这让我更加坚定了体质辨证的临床思维。当然,在这里我不是说其他辨证方法不好,而是说任何一门学问,只要一门深入,集中精力钻研,就能掌握透彻并获得成功。
结合实际,因地制宜
体质辨证,十分讲究观察病人,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发现广州地区患者阳虚、痰湿、气虚者确实较多,故而相信在这里火神派能火是有一定原因的。有一天发现一位同事喜看祝味菊、陈苏生的《伤寒质难》。随后回家我也找到这本书仔细翻阅,发现祝氏的一个观点吸引了我,他认为“阴平阳秘”是人体健康状态的高度概括,阴阳为体用相对之名词,阴为物质以适用为标准,阳为功用则多多益善,但以潜蓄为贵,即 “阴以资用,不在乎多;阳以运化,唯恐其虚……阴不贵盛,以平为度;阳不患多,以秘为重”,此后我临床处方对阳虚体质者每每采用温潜法取效。
临床实战,调身调神
经方医学认为体质的构成包括体型体貌、生理机能、心理性格、基础疾病几个方面,故而临床体质调理,包括调身调神。对我而言门诊上充分的医患沟通、双方足够的耐心和充沛的精神状态是成功的关键。我所在的体质调养门诊比较人性化,允许医生限号,患者预约就诊按时按点,无需太久等待,这保证了医患双方在沟通过程中都有足够的时间和耐心,使得医生能潜心诊病而不必疲于应付。门诊的诊疗方式以聊天式为主,医患在轻松自在的氛围中充分的沟通,在聊天的过程中把病看了,疗效都还不错,如此医生乐意患者满意。治病讲究“三分治,七分养”,而养生必先养心,所以健康调养门诊有这么一个理念——要让每一个门诊患者开心起来。

诚如黄师所言行医还需讲求艺术,传统中医是一个综合性的职业,是杂家,好的中医尤其是名老中医其实需要扮演6种角色,一是医师,即了解各种疾病的特征和预后,并了解各种诊疗手法。二是药师,要懂得各种药物的性能、功效和使用方法,能指导病家正确有效的使用各种药物。三是护理师,即指导病家进行医学护理。四是食疗师,病人的饮食宜忌要进行指导。五是中国式的“牧师”,就是心理疏导,这要求医生要有丰富的社会阅历和经验,同时有相当好的口才,有相当的社会活动能力和民事协调能力。六是民俗师,传统医学中有许多民俗的东西,如饮食习惯、起居习惯等,这些东西直接影响到患者的心理,对治疗效果也有影响。黄师的许多观点还有他的“黄煌语录”富含哲理对我影响很大。
在我的中医之路上,临证越久我越发信服章太炎先生的名言:“道不远人,以病者之身为宗师;名不苟得,以疗者之口为据”。

【对经方医学体质调养发展的展望】
经方体质调养是一个很大的舞台,经方在这个领域大有用武之地,能为百姓带来实实在在的实惠,但还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具体展望如下:
循证医学理念的引入,实现经方医学的循证诊疗。构建完善大规模经方医案采集分析系统,注重大量临床事实的积累,实现经方信息的统计分析和挖掘。这一点经方医学论坛(http://www.hhjfsl.com/jfbbs)正在组织技术人员设法努力实现。
在以上工作的基础上,继续细化体质辨证,不断完善干预方案。目前经方体质辨证还不够系统化,有待进一步规范提高,干预方案需要对细节作进一步完善(如针对患者年龄、职业、性别诸因素作动态预测或调整)。
经方剂型的丰富与改良,除丸散膏丹外,可根据患者需求和使用效果开发如茶包、外用包、药膳、保健品等。
对经方医学的魅力,可能我讲的还不够真切,也许每个人的体味会有所不同,但我想只要大家愿意尝试,多实践多总结,一门深入,不用太久一定可以尝到经方医学的甜头!

文章:古求知

编辑:李晓楠

篇幅有限,想听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今晚的上医访谈吧~

喜欢吗?别错过与明医互动,点击文末阅读原文,直接向古求知医师提问互动!

本期【上医访谈】古求知医师:经方医学临床与治未病健康调养

嘉宾:

古求知,医学博士、博士后,广东省中医院主治医师,世界中医药联合会中医药传统知识保护委员会理事、广东省中西医结合学会委员、广东省保健协会中医治未病专业委员会委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临床流派龙砂医学传承人,广州中医药大学七年制研究生基础导师,并开设经方医学门诊课。古求知自幼受中医熏陶,长大后师从经方名家黄煌教授、中医养生名家柳长华教授。临床注重中医经典的应用。

访谈内容:

江湖传闻,“经方有如少林棍,打得好,快准狠,打不好,伤到人。”果真如此厉害吗?三高冠心病如何施治?如何有的放矢地调理亚健康?如何将“经方医学临床与治未病健康调养”结合起来?

古博提示:前几日有患者咨询肾病患者能否喝红酒的问题,根据美国的报道是适量红酒对肾脏病患者有益。另外经常散步也有好处,谨慎服用西药亦是明智之选。

每年3月份的第二个星期四是世界肾脏病日。流行病学调查显示,目前我国慢性肾脏病患病率超过10%,并呈逐年上升趋势,尿毒 症发病比例也在万分之三到万分之五。如何保护我们的肾脏?近年来与肾脏健康有关的新研究成果不断涌现,这 些研究提示我们,保护肾脏要从生活细节做起——

有些头孢可能伤肾

头孢曲松钠常用于治疗呼吸道感染,但一项去年发表在美国《儿科学》杂志网络版的中国最新研究显示,该 药可能伤害肾脏,引起儿童急性肾功能衰竭等问题。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儿科的研究人员分析 了2003年1月到2012年6月间的住院病例,发现有31例患儿在使用头孢曲松钠后出现了肾功能衰竭,且这些病例都 无早期肾结石和肾病的病史。

据报道,南京鼓楼医院孙西钊教授也在临床中发现,滥用抗生素药物“头孢曲松钠”容易导致儿童泌尿系统 结石。而且头孢曲松钠结石的主要危害是容易造成尿路急性“拥堵”,进而导致急性肾后性肾功能衰竭。

南京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儿科主任边逊认为,这种医源性疾病是滥用抗生素的恶果,因此首先必须避免滥用抗 生素。他建议患儿使用头孢曲松钠时应严格按照医嘱使用,如出现突发无尿或腰痛,应立即在医生指导下停药。 用药期间,应及时补足体内水分,停止补钙或少用富含钙的食物,避免引发结石形成。

发福太早 老了肾不好

英国伦敦大学卫生和热带医药学院的一项新研究发现,相对于60岁以后才开始超重的人,26岁或36岁就开始 超重,今后患肾病的风险比常人增加一倍;43岁和53岁时腰围与臀围比过大的人同样会增加老年时患肾病的风险 。

南京市中西医结合医院肾内科主任徐梅昌介绍说,肥胖容易引起高脂血症,从而引发肾脏损害,导致肾脏脂 肪含量的增加、重量增加、体积增大。肾小管、肾小球的基底膜常有明显的脂肪滴沉着,肾小球也会变得肥大, 从而导致肾功能危害,尤其是青中年时期是很多人容易发胖的阶段,更应注意控制体重。

饮食西化有损肾功能

《美国肾脏疾病杂志》刊登的美国一项新研究发现,富含红肉和加工肉食、饱和脂肪和甜食的西方饮食模式 会增加肾功能减退危险。这项为期11年的研究涉及3121名女性参试者。研究发现,虽然总体上参试妇女的肾脏功 能正常,但是西式饮食组参试者尿蛋白水平明显较高,肾小球滤过率快速下降危险更大。

南京中医药大学第二临床医学院陈昊中医师介绍说,之前多项研究表明,西方饮食模式会增加心血管疾病风 险,而肾脏是血管密布的器官之一,因此,长期饮食西化也必然会殃及肾脏功能。多吃全谷食物、水果、蔬菜和 低脂饮食,有助于保护肾脏。

面包吃过多或增肾癌风险

意大利米兰药理学研究院的一项对比调查发现,一周共吃35片面包(每天平均5片)的人患肾癌的风险是一 周共吃11片面包的人(平均每天约1.5片)的两倍。这项研究发表在《国际癌症杂志》上。之前的研究一般认为 饮食结构和罹患肾细胞癌之间存在一定关系,但具体哪种食物会增加患病风险尚存争议。意大利科学家这项研究 显示,大量食用精制谷类食品,特别是面包,将使肾细胞癌的患病风险相应升高。

徐梅昌认为,面包属于精制谷类食品,糖和淀粉含量高,热量也自然较高,如果按此分析,大量吃面包的确 会增加肿瘤风险。但是,这项研究属于病例对照研究,只是提示多吃面包与肾癌之间存在某种关联,还不足以证 明两者存在因果关系,因此没必要“谈面包色变”。不过这也提醒我们要注意膳食平衡,增加粗粮和蔬菜的摄入 。

过量服用维C易得肾结石

瑞典卡罗林斯卡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对瑞典2.3万名此前从未患过肾结石的男性进行了11年跟踪调查。研究结 果发现,长期服用维生素C补充剂的男性患肾结石的概率是未服用者的1.89倍,其中每日服用至少一片维C补充剂 的男性患病风险更高。研究人员说,瑞典维生素C的推荐摄入量为每日75毫克,而通常每片维生素C补充剂中维C 含量1000毫克,大大超过人体每天所需剂量。多余的维C不能被人体吸收,会以尿液内草酸的形式排出体外。鉴 于草酸钙是肾结石的主要成分之一,服用维生素C补充剂产生的草酸可能增加患肾结石风险。这项研究发表在《 美国医学会杂志·内科》上。

南京市中西医结合医院治未病科食疗专家徐大成副主任中医师介绍,《中国居民膳食指南》推荐的我国居民 维生素C的每日推荐摄入量为100mg(正常成人)。理论上,人们完全可以从食物中获得充分的维生素C,如选择 一些富含维生素C的食物原料——辣椒、苦瓜、柑橘、番茄、菜花、绿色叶菜;合理烹调,避免维生素C在烹调过 程中的损失等。如果不是因为疾病等特殊原因,选择服用维C补充剂时要三思。

服用镇痛药肾癌危险增三倍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内科医学文献》杂志刊登的一项由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科学家完成的新研究 发现,服用布洛芬等此类药物超过10年,会导致肾癌危险增加三倍。

南京市中西医结合医院疼痛科主任周建斌建议,医生开具此类镇痛药的时候,应考虑其风险与受益评估。疼 痛患者应该积极在医生指导下查找病因,对症治疗,不应该盲目服用止痛药,以免给肾脏等脏器造成危害。

多吃柑橘护肾脏

由英国皇家霍洛威大学、伦敦大学和金斯顿大学的研究人员组成的研究团队发现,吃橘子、柚子、橙子和柠 檬等柑橘属水果对肾脏具有保护作用,体外研究也发现,在组织细胞中加入柑橘属水果中含有的柚皮素后,可调 节导致肾囊肿的某种蛋白质,有助于阻断肾囊肿的形成。该研究发表在《英国药理学杂志》上。

徐梅昌介绍说,这个结论对于正常人值得参考,但是对于尿毒症患者不适用。橘子属于高钾食品,钾离子是 人体不可缺少的重要物质,但是由于尿毒症患者肾小球滤过率下降、肾小管功能降低,所以尿毒症患者的排钾能 力也差,如食用高钾食品,就很容易引起心动过缓,甚至导致心脏突然停搏而危及生命。

散步是肾病良药

《美国肾脏病学会杂志》刊登的英国一项研究发现,散步也是肾病患者的良药。英国拉夫堡大学研究员尤奥 ·维安娜博士及其同事对两组慢性肾病患者进行了散步与健康关联对比研究。结果发现,多走路可增强免疫系统 抗击感染的能力,同时还可减少体内炎症。

徐梅昌介绍说,肾病患者在积极治疗的同时适度散步,有助于提高免疫力,减少体内炎症,降低心脏病等危 险,提高生活质量。

喝点红酒对肾脏有益

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安舒茨医学中心研究发现,偶尔喝杯红酒有助保持肾脏健康。在美国肾脏基金会会议上,研究者博士塔潘?梅塔称,在肾脏健康者中,每天喝点红酒(不到一杯)的人,与不喝红酒者相比,得慢性肾病的风险要低37%;在慢性肾病患者中,每天喝点红酒(不到一杯)者,与不喝者相比,得心血管疾病的风险要低29%。梅塔分析,适量饮酒能降低尿蛋白水平,而尿蛋白水平较高可能会影响肾脏功能。至于红酒与心脏健康的关系,则可能是由于红酒所含的多酚有抗炎症和抗氧化作用。

哈佛大学医学院的新研究结果也与此一致,需要强调的是,适度饮酒是关键,最好每天不超过两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