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学医,同学们都说,学医背诵是真功夫,因为背多分;

自从学习经方以来,慢慢的感觉到,背诵条文只是基本功,只是皮毛阶段,算不上真功夫;

开始认为,把一个个方证药证转变为一个个立体鲜活的人,印刻在自己脑子里,门诊上望而知之才算真功夫,这代表了有经验的医者对方证药证的现实敏感度;

再后来,感觉到,能看透疾病,看穿患者才是真功夫,这不仅仅要把握当下患者疾病状态,还能够根据患者的过去预测将来,能深刻的明白症状背后的病因病理。

大概十年前,我在做博士论文《防风通圣散方证及其相关的体质研究》的过程中,对日本汉方相关文献做了比较深入的研究,收集到相关医案数十个,其中让我特别感动的是,日本医家严谨的科研精神,门诊医案跟踪记录可以达到数年乃至数十年之久,这也可以说是一种工匠精神吧。

汉方の临床网站:http://aeam.umin.ac.jp/

1.什么是经方?

有关“经方”的记载,最早见于东汉,当时班固的《汉书·艺文志》将中医文献分成医经、经方、房中和神仙四类,认为“经方者,本草石之寒温,量疾病之浅深,假药味之滋,因气感之宜,辨五苦六辛,致水火之齐,通闭解结,反之于平”,从而道明了经方方药的基本特点。而在这本小册子里,我们认为经方有狭义和广义之分,狭义的经方是指张仲景总结汉以前医学成就,记载于《伤寒杂病论》的方剂及其理论体系,因其法度严谨,药简效宏,故称之为经方,即经典方。值得注意的是,经方非张仲景一人创制,而是其通过勤求古训、博采众方,在《汤液经》等远古医学经典的基础上阐发伤寒及杂病治则治法而撰。晋人皇甫谧在《甲乙针经·序》中提到“伊尹以亚圣之才,撰用《神农本草》,以为《汤液》,汉张仲景论广《汤液》,为十数卷,用之多验”,这里的十数卷所指的就是今天我们所学的《伤寒杂病论》。广义的经方是经验方、经典方和经常用的方的统称,这不仅有仲景方,亦包括后世经典方,之所以统称其为“经方”是因为它们具有方证明确、疗效确切的共同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