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年,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在知识经济(The Knowledge-Based Economy)报告中,将知识分为四种,即事实知识(Know-what)、原理知识(Know-why)、技能知识(Know-how)和人际知识(Know-who)。其中,前两种又称为显性知识(Codified/Explicit Knowledge),就是已经过编码的以一定的形式记录下来的、可用书面语言、图表,数字公式等表示的、可以方便进行传播的知识。后两种知识称为隐性知识(Tacit Knowledge),就是非系统阐述的知识,非结构化、非编码化的沉默知识,不可言说,这与罗素所谓的“内省的知识”比较接近。实际上,早在1938年巴纳德就注意到了隐性知识的存在,他认为“以心传心”是一种重要的交流方式。显性知识只是企业“知识冰山”一角,大部分知识隐藏于人的实践之中,是隐性知识。从认知的角度看,显性知识可以通过文件、形象或其他精确的沟通过程来传授,但隐性知识的获得却只能依赖于自身的体验和体悟,靠直觉力和洞察力。显性知识和隐性知识之间可以相互转化,动态循环。

近日由于周围所见所闻有不少是关于《千金要方》的内容,所以将此书翻出,用随便翻翻的方法,粗读一遍,冀望有所发现。

千金要方的研究最早是黄煌老师提到的,老师曾对研究生讲,他写完《张仲景50味药证》后萌生了继续研究千金要方、千金翼方,总结孙思邈药证的想法,但精力有限只做了部分药物的研究就暂时搁置了,老师曾就中医病证小方辞典做成数据库研究药证,获得了一些有价值的发现。临床上他用石斛治疗糖尿病足便是从千金要方中总结出来的经验。

除了黄老师外,单位的老主任也是促成我研究千金的另一因素,老主任处方用药一般不用动物药,他尊奉孙思邈《大医精诚》中“杀生求生,去生更远”的告诫,认为中医就该有苍生大医的胸怀。

还有一个就是来做演讲的樊正伦老师,他在演讲现场背诵了《大医精诚》的第二段,很精彩,鼓舞人心。

由于以上几种缘因,加之希望对古中医有个清楚的认识,我开始了对此书的研读。

    四季调神大论详细的讲述了四季养生的方式,讲的很好,但不知大家有没有发现,这里讲养生一点也不像现在媒体大肆宣传的养生,最典型的是,内经里面从未说饮食养生的问题,这是为什么?

    我们再看看内经中的养生理念主要是情志养生:虚邪贼风、避之有时、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而反对以酒为浆、以忘为常、醉以入房等食色之欲。

    而如今的养生,似乎变成了吃什么补什么,以脏补脏的简单思维,这是很庸俗的,黄煌教授就十分反对这种做法,他还曾经认为中国人动则补肾,全民补肾不是吃六味地黄就是吃动物生殖器,这些做法都是极其粗陋庸俗的。

    中国中医科学院柳长华所长也曾说“中医治病不用药”,这里说的不用药,一方面是为了说明中医治病用的是有规则的布局——方,另一方面还说明中医治病还有的是使用精神疗法,所谓“移精变气”,“祝由”之类,中医养生的最高境界是情志养生。

    2月28号晚上,樊教授给大家讲传统文化与中医,他认为,中医治疗疾病不讲求对因治疗,而是通过改变人体环境,使得病因无法在体内发生致病的结果。

    樊教授推崇内经与易经、中医天人相应地思想,在实际中他举了人中的例子,如九窍,人中上面三对偶数,下面三个奇数。这一现象恰好和坤卦和乾卦对应,所以中医掐人中,就是让人体乾坤之气相通,人就苏醒过来了。

    谈及老子与孔子,樊教授认为老子是母系社会的文化,主张公平;而孔子是父系社会的文化,主张等级。

    谈及用药,樊教授认为,草药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如三九胃泰,在岭南地区有用,到了北方就无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