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共有6 位读者阅读

漫漫经方路——工作十年回顾

今天是母亲节,也是护士节,还是浴佛节,也就是佛陀的圣诞日。

至今,工作已有十年之久,回顾这十年,磕磕碰碰的走过来,有教训,有收获,更有感慨。

工作前在南京跟师黄煌老师学习经方,那是一个奋发向上,目标专一的团队,当时状态好比老师带着大家一起飞。大家在一起每天都有憧憬,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这个时候的个人进步也是飞速的。

等正式参加工作,离开团队,靠自己单枪匹马闯天下了。慢慢开始感觉阻力和困难大起来了。主要是经方中医在体制内生存的大环境不好,比如医疗机构实行科研导向,评价体系主要主要基于科研能力,与临床水平关系不大,而且纯中医的科研项目又非常的难以申请,工作开展的很困难。

上临床一直都很喜欢,但一开始也不顺利。我选择两处出诊一个是普内科杂病门诊,另一处是治未病体质调养门诊,出内科杂病门诊主要是想多接触些病种,但后来发现普内门诊患者虽然病种多样,但对于初出茅庐的医师而已,只能做些转方开药和用药咨询的活儿,难以遇到找我开经方的,那时我的心态像极了一只兔子,特别担心误诊误治,担心有的病现代诊疗掌握的不够好,那时我会主动带上一本《诊断学》到门诊,比如患者有化验报告拿来,有不熟悉的,就当场查。

这种情况持续了半年多,由于期间患者主要是来转方开西药的,那时心态也比较焦躁,总盼着能开经方,当自己想要的经方医师。好在同事提醒我,让我不要着急,慢慢会变好的。而且由于患者流量大,很多患者不愿意等,在诊室外大声喧哗甚至踢门的也常有发生,每当这时,我会更加紧张,着急。后来有一位同事告诉我办法,那就是镇定、镇定,饭要一口口吃,病要一个个看,她还说原来医院开药的简易门诊经常有女医生被骂哭的,我遇到的这种情况还算好的了。

好吧,坚持吧,相互体谅,由于很长一段时间听不懂粤语,一般患者都能改普通话,可还是有些老人不会讲普通话,甚至听不懂普通话,这个时候我只能连猜带蒙的听,期间遇到一个儿媳带着婆婆来看病的,婆婆的病情看似很严重,我怕误诊,要求他们说普通话,婆婆是不懂也不会说的,儿媳会说,但她偏偏和我杠上了——你一个医生在这里出诊就要会讲粤语!似乎不愿当翻译,结果没办法,后来只能让他们退号,这位儿媳很气愤说要投诉我。

就这样,经历越多,进步越多。一年半以后,形势发声了逆转,开始出现很多人抢号的情况,甚至很多老患者也预约不上号,这个时候反而是讲粤语的患者不好意思起来,说自己普通话讲的不好,医生不要介意……

我想到一幅漫画,就是兔子和狮子,一开始当医生,心理像一只兔子,不自信害怕紧张,等成长起来后,心理成了一头狮子,自信张扬还可能经常会吓到别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