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共有545 位读者阅读

“天赋猪权”与有趣的人儿

读大学时候,听过杨叔子院士的一堂讲座,从此喜欢上了这个老乡院士。

多年以后,才明白,为何喜欢这种院士,因为他是一个有趣的人,其实我骨子里一直是喜欢有趣的人的。

杨院士讲过一个故事叫“天赋猪权”,至今依然记得:

“文革”时杨叔子在农场改造,领导让他去打猪草、猪菜。他没养过猪,不认得猪草、猪菜,手上更没有养猪的书,这下把他难坏了。那天晚上,杨叔子辗转反侧,终于想出了一条妙计。第二天上午,不用半天,他就凯旋,把猪草、猪菜全打了回来。

有人问:“你怎么会打猪草,你认识猪草吗?”杨叔子恭恭敬敬地讲:“这件事不难,我把猪赶出去,猪吃什么,我就打什么。”当时,杨叔子没敢讲他运用的是哲学解决的问题。

后来,杨叔子的一位朋友知道了此事说:“乡村中的蛇郎中就是运用‘天赋狗权’找到蛇药的,方法是把狗赶到蛇多的地方去,蛇咬了狗,狗赶快去找某种草,咬碎了敷在伤口上,以解蛇毒。原来杨叔子运用的就是‘天赋猪权’原理” 啊!

能将学术研究搞得像玩游戏一样的人,是老慢最为敬佩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