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共有697 位读者阅读

热烈祝贺南京中医药大学国际经方学院成立

 

huanglaoshi-webp

自古逢秋悲寂廖,我言秋日胜春朝。

2016年10月16日上午,南京中医药大学校园内红幅飘动,喜气洋洋。丰盛健康楼学术报告厅里更是人头攒动,全球各地的经方专家学者、中医药大学、中医医院、中医社团、科研机构的代表人士云集于此,见证黄师几代人的经方梦落地生根、梦境成真。

当南京中医药大学国际经方学院宣布成立,胡刚校长将院长聘书授于一代经方大家黄煌教授,全场爆发出经久不息的掌声。国内首个国际经方学院、南中医别树一帜的特区学院,就此将领导重任交付与黄师了!当黄师与主席台诸位领导、院士共同敲响瑞士高等中医药学院、中国——瑞士中医中心赠送的银色铸钟,台上台下欢声雷动。

黄师谈起经方,如数家珍:

“经方是经典之方。经方蕴含着前人认识人体治疗疾病的思想方法,记录着中华民族使用天然药物的经验结晶,是中华民族的宝贵遗产,是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

经方方小药少,可以说花小钱治大病、有时候不花钱也能治病。经方不让广大百姓充分利用,中国特色的医改就不完美。

经方方证明确,是中医临床的规范,经方不继承,中医学的人才培养就有缺陷。

经方语言质朴,经方蕴含了中医治病的经验和事实,经方不研究,中医学术就无法进步和发展,与现代科学的融合就缺乏了接口。

 

经方流传几千年,是中华民族的原创,是中医学的核心技术。经方不仅仅是上百首验方,经方是经方医学的略称。经方倘若失传,上对不起列祖列宗,下对不起子孙后代!”

 

在国际经方学院成立之际,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中医学家、黄师昔年同窗吴以岭教授作了《络病与经方》的讲座,美国加州五系中医药大学姚一中教授做了《大剂量芍药方》的讲座,香港浸会大学卞兆祥教授则带来了《临证启示录——中医理论与临床实践》的报告,专家们高屋建瓴,甚至不远万里跨洋相授,听者欣然神会,感激于心。

10月15日举行的南京经方论坛,国内多位经方临床医生作了精彩的专题讲座。

珠海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刘志龙教授率先作了《从四则医案看临床如何准确辨证》,从《首席医官》中小妮的怪病应适用何方而娓娓道来;中国中医科学院史欣德研究员以女性特有的敏感细腻,挖掘出《气味与经方应用相合》,用方遣药之思路曲径通幽,却又令人豁然开朗;温州市中医院朱文宗教授擅长腹诊,介绍了《腹诊在柴胡类方中的应用》;而黄师一贯爱经方、用经方、传播经方,此番以质朴清新、简明扼要的语言,归纳出《经方方证的四大特征》,令众人心服口服,欢喜赞叹。另安排有黄师两位博士生弟子作了发言,古求知博士后介绍《经方玫瑰与女性体质调理》、黄波博士讲解《浅谈黄煌经方在当代中医门诊中的实用价值》。每位专家学者的讲座都彰显了经方与经方人共有的特点:翔实,严谨,求真,务实。

与会者欢欣鼓舞之余,无不祝福祈愿,愿经方之花借助国际经方学院与经方论坛的平台,开遍全球,造福人类!

附:黄煌教授发言

在国际经方学院揭牌仪式上的讲话

黄  煌

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同志们:

经方之名,始于《汉书艺文志》;经方之实,存于《伤寒杂病论》。经方形成于商朝,成熟于东汉,与《黄帝内经》等医经并列为中医学的两大流派。

经方是经典之方。经方蕴含着前人认识人体治疗疾病的思想方法,记录着中华民族使用天然药物的经验结晶,是中华民族的宝贵遗产,是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

经方方小药少,可以说不花钱能治病,花小钱治大病。经方不让广大百姓充分利用,中国特色的医改就不完美。

经方方证明确,是中医临床的规范,经方不继承,中医学的人才培养就有缺陷。
经方语言质朴,是中医思维的象征和符号,经方蕴含了中医治病的经验和事实,经方不研究,中医学术就无法进步和发展,与现代科学的融合就缺乏了接口。

经方流传几千年,是中华民族的原创,是中医学的核心技术。经方不仅仅是上百首验方,经方是经方医学的略称。经方倘若失传,上对不起列祖列宗,下对不起子孙后代!

但是,这几十年来,《伤寒论》《金匮要略》等经典彰而不显,经方也隐而不露。我国中医界杂方大方充斥,不会用经方,不想用经方的现象十分普遍。制药行业热衷于引进国外新药,对传统经方制剂表情淡漠。昂贵的保健品、滋补品的大行于市,而经济实惠且治病救人的经方却悄然无声。

然而,日本对经方的研究由来已久,经方制剂开发多年,质量一流。美国有一批研究《伤寒论》喜欢经方的医生。去年全欧经方学会在法兰克福成立。澳大利亚、加拿大、英国、法国、意大利、葡萄牙、爱沙尼亚、韩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等都有许多应用经方的医生。台湾的开经方的医生非常普遍,经方颗粒剂销售到许多国家。在全球经方热到来之际,开展经方的研究与教育,确立我国在经方医学上的主导权和话语权,刻不容缓!

让人欣慰的是,中国不乏有识之士,关于重视经方的呼吁以及推广经方行动从未停止。本世纪初的广州,李赛美教授团队在邓铁涛先生的指导下,开始国际经方班的培训,名扬海内外。在北京,冯世纶先生等力推胡希恕六经方证,郝万山教授等传承刘渡舟伤寒学说,均引起世人关注。全国各地都在演绎经方故事,一批经方研究者脱颖而出。经方终于开始热了!在网上,经方成为热词;在书店,经方书籍热销;在基层,经方培训成为热门;在医院,经方成为临床医生们寻求疗效突破的热点。目前,已经到了发展经方教育的最佳时机!今天,国际经方学院成立,是南京中医药大学领导层的一次英明决策,也是江苏中医对全国乃至世界中医药事业做的一点贡献。

江浙沪是经方家的摇篮。宋代有许叔微、朱肱,清代有徐灵胎、尤在泾、柯韵伯、王旭高、余听鸿;近代有曹颖甫、章太炎、余无言、范文虎、陆渊雷、祝味菊。南京中医药大学有研究经方的传统和基础。建国后的学部委员我校有两位,一位是针灸家承澹盦先生,一位就是经方家叶橘泉先生。宋爱人先生、樊天徒先生、吴考槃先生、曹仲苓先生、陈亦人教授、张谷才教授都是研究应用经方的大家。吴以岭院士还是当年我校《金匮要略》专业首届研究生。在先贤的启示和激励下,我们从上世纪末开始,致力于经方的推广。1999年开讲《张仲景药证》,2004年,开通首家公益性网站《黄煌经方沙龙》,2006年开讲《经方应用》选修课。我们编写了上百万字的经方专著,《张仲景50味药证》《中医十大类方》《黄煌经方使用手册》《药证与经方》等分别译成英日德韩等文字出版。今天,国际经方学院的成立,是南中医人自加压力的举措,也是一次中医药教育改革的探索。胡刚校长曾用“南中医的特区”来定位国际经方学院,是非常贴切的,也是给我们具体操办者极大的鼓励和支持!

国际经方学院的设想如下:

——我们要开展面向海外以及面向基层的经方培训,培养一大批熟悉经方,为百姓解决病痛的临床医生。

——我们将开设面向本科生的必修课或选修课,尝试经方特色班的教学实践,让经方教育逐步与现代中医高等教育体系相融合。

——我们要参与研究生教育,培养一批有较强临床能力,能独立开展中医临床研究与文献研究的经方专门人才。

——我们要开展经方的文献研究、临床研究及实验研究,要进一步规范和完善经方方证,并逐步弄清经方作用机制。当前特别要重视经方医学史料的收集与整理,开展经典文献的现代阐释,整理与总结历代经方家的学术思想与经验。

——我们要寻求与制药公司的合作,开展经方制剂的研制和开发,开拓经方现代制剂市场。

——我们要办好一批经方门诊,让经方为解决民众的常见病、多发病、疑难病提供服务。

——我们要开展家庭常用经方的普及推广,让经方进社区,进家庭,培养千万个“经方妈妈”。

——当今世界,合作与交流是不可阻挡的潮流。作为中国的第一家国际经方学院,我们愿意和感兴趣的海外中医教育机构以及相关学术团体组织合作,开展经方的国际学术交流,开设经方培训班,开办国际经方分院。

经方推广,事关大局,事关长远。我们期待继续得到地方各级政府以及教育医疗卫生行政部门领导的支持与指导,期待海内外中医药界有识之士的出谋划策,期待海内外中医药界有识之士的出谋划策,期待对中医事业感兴趣的社会各界以及经方爱好者的支持,期待新闻出版界的关注和呼吁。国际经方学院脱胎于南京中医药大学,隶属于南京中医药大学,我们期待南京中医药大学兄弟院系、各附属医院以及各位教授们的鼎力相助。长江后浪推前浪,经方更需后来人,我们期待年轻一代能勇于创新,敢于争先,尽快成长。唯此,才能推进经方的普及推广事业,才能做到还方于民,藏方于民,才能最终实现经方惠民的宏愿。
国际经方学院筹备过程中,农工党中央主席陈竺副委员长在百忙之中给我们发来了贺信并做了重要的指示,国医大师邓铁涛教授、周仲瑛教授、夏桂成教授、王琦教授、孙光荣教授、刘祖贻教授给了我们的殷切题词和厚望,海内外各友好单位及团体、各位专家学者同好给我们发来了许多贺信贺词贺诗。今天我尊敬的张连珍主席推辞数十份邀请,亲自来见证经方学院的成立,让我倍感温暖!这是一份份热切的鼓励和期盼,这是我们做好工作的动力和智库。我们一定会努力进取,勇于探索,做到像陈竺副委员长要求的那样:“在传承中创新,在创新中发展”,把南京中医药大学国际经方学院打造成“一个讲好中医药故事、传播好中医药文化、促进东西方医学融合发展的国际平台”。

谢谢大家!
2016年10月16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