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共有350 位读者阅读

【古求知经方医话】——黎庇留医案(1)

    黎庇留先生在其医案中讲到,他年轻时出师但尚未出道坐堂时,有一天其老妈腰痛,不能自转侧,影响进食,小黎当时十分焦虑,就试着给老妈开方,用的是甘草附子汤(甘草、附子、术、桂枝),当时桂枝用到了4钱(相当于如今12g),结果去药店抓药,一位姓袁的老医生就笑话他了,说自己行医数十年、卖药数十年就从来没有见过桂枝用量这么大的,一般人只用2-3分,小黎当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说你这个老医生连伤寒论都不知道,也不知道我开的啥方,治的啥病就妄下结论,不予理会,结果用药一剂,第二天老妈腰痛即愈。

    古按:就像徐灵胎老先生告诫我们的一样,学医切忌道听途说,病还未看,就顾忌用药太猛,所以喻嘉言同志主张先议病后议药,药量的多寡全赖于病情的轻重缓急。比如中医常说的“细辛不过钱”(本指散剂),半夏与附子相反之类,多是无稽之谈,不可轻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