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共有331 位读者阅读

重读《药证与经方》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乘坐110路电车回家,今天回来得早,才7点半,打开电脑,看看论坛中的新帖,翻一翻旁边的几本书,读到了《药证与经方》中的甘草一节,让我想起了7年前老师在南京医科大学开设的张仲景药证课来。

   记得那是一个周四的晚上,我和黄波吃完晚饭来到黄老师在汉中门的院长办公室,和老师聊了一会就出发了,走路去南医大,今晚将是老师新学期在南医大上的第一堂课。黄老师走路很快,我和黄波都有点吃力的和老师保持步伐,路上老师还饶有兴致的和我们聊白术健脾,就是白术对肌肉松软有效,桔梗对咽喉有刺激,但治疗咽痛,半夏、生姜也一样,所以用生姜也可以治疗咽痛……

    一会就到了南医大,到了一个大阶梯教室,足足可容纳三四百人,教室很热闹,仔细一看,坐在前头的还有几个熟悉的面孔,他们是南中医的学生,来旁听的,还有来自日本的田野先生,他40多岁,戴着眼镜,为学习经方医学专单身一人程从日本来到中国,此前在北京呆过,最近来南京随黄老师学习。

    还没正式上课,老师让我和黄波分发甘草饮片,每人一片,等发完。老师开始讲课了,首先他让学生们尝甘草。

    等大家尝完,老师开始了精彩的讲课,原来老师让大家亲尝甘草目的之一是让大家知道中国的药物知识是先民们通过亲身品尝试验而获得的,所谓神农尝百草,所谓的毒药,尤其是“大毒”的药物,这简单的两个字,背后是累累的白骨,是生命的代价,所以中医药经验需要我们珍视;其二是希望大家改变中药都是苦的这么一中看法,其实中药里面有不少是甜的,除了这个甘草外,饴糖、党参、大枣都是甜的……

    甘草主治羸瘦。治疗小儿发育不良,治疗阿迪森氏病、治疗艾滋病等等。

   在南医大的课,老师讲的尤其通俗易懂,听老师的课,不像听课,更像观看一集精彩有意义的电视连续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