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共有577 位读者阅读

禤国维教授谈皮肤病的治疗

1.学中医,方剂要背熟

2.中医临床我主张辩证加现代研究成果再加上个人经验(比如麻疹)。

3.从中西医结合杂志、中华皮肤病杂志、新中医等文献中获得现代研究成果。

4.处方是很有技巧的,不仅仅要开对方,而且还要考虑病人的耐受性,有的病人是内热外寒的,光清热怎么行呢,他的胃也受不了。还有像小儿病,我就常让家长给小孩药里面加入果汁,而且药尽量开的不苦,口味好了,即便见效慢点也比病人不吃药效果强。

5.关于中西药合用的问题,我主张疑难性皮肤病用纯中药治疗效果好,急性病则中西药合用好。因为到我这里来的疑难病,基本上都是西药用遍了,效果不好的患者。

6.我的皮肤病治疗思想有三个方面,一个是平调阴阳,二是补肾,三是解毒。其中平调阴阳是贯穿始终的关键的一环。

附:禤老是很重视药物配伍的,尤其擅长使用药对,如在使用动物药的同时往往配伍紫苏叶,所谓紫苏叶解鱼蟹毒即是;另外使用丹参要后下常配伍蔓荆子,因为丹参酮是脂溶性的,蔓荆子是升提的,共同作用治疗痤疮效果好。

关于药对

麻黄与生牡蛎:此两味药常用于治疗荨麻疹等病。禤教授认为:麻黄虽然温散,但其疏风止痒效果很好,同时伍入生牡蛎,防其辛散太过。此二味药一散一敛,相辅相成。据现代药理研究,麻黄具有抗过敏作用,其水提物和醇提物可抑制嗜酸性细胞和肥大细胞释放组织胺等炎症介质。牡蛎含钙有抗敏止痒功效,二者合用,与现代药理研究相合。
鱼腥草与白鲜皮:前者清热解毒,祛湿利尿;后者清热解毒,祛湿止痒,两者相辅相成。禤教授早年目睹农民患急性荨麻疹用鲜鱼腥草汁搽皮损、风团旋,随即消散,并且从中受到启发,常用鱼腥草合白鲜皮治疗由过敏引起的皮肤瘙痒或疮疡中期有感染倾向者。
徐长卿与牡丹皮:一祛风除湿,一活血凉血,合用则有较强的祛风活血止痒功效。禤教授常用此药治疗变态反应性疾病及神经性皮炎。
生黄芪与防风:生黄芪补气走表,无汗能发,有汗能止,为补剂中之风药;防风祛风于肌腠之间,为风中之润剂。一补一散,固表而不留寇,散风而又扶正。
同时,禤教授认为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草药亦能疗一方病,他常运用木棉花、布渣叶、岗梅根、石上柏、崩大碗、松针、徐长卿、入地金牛等岭南及南方地方草药进行诊疗。这些药大多具有清热解毒、除湿活血之功效,疗效良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