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说,书就是我这一生中最重要最亲密的朋友。

从小家里就有很多书,一直是老爸的书最多,一百多本发黄的物理学教材和专著是他读大学留下的纪念,还有上百本医学书籍,一部分是叔叔上医科大学的教材另一部分是老爸自学购买的。

比一般人幸运,我从小就有足够的书籍可以翻阅,而且足够的有深度和广度。在求知若渴的少年时代,做的梦都是看书。

到如今大概就算我的书最多了吧,学医需要的知识面最广,既要看古代的,也要学现代的,可以说古今中外都需要涉猎。

书看的多了,自然就会鉴别优劣,而且会更有兴趣去钻研一个专门的学问,或是某一个作者的思想。

依然记得读书期间经常和好友去旧书市场淘书的情景,对于穷学生而言那是最好的休闲。

至今书店、图书馆依然是我最青睐的地方。或许多年之后,本人也能当上一位藏书家也未可知。

黄师关于如何写好个案,有几条建议:

第一, 个案要以问题为驱动,强调其理论意义。

第二,个案要有现场感,要有情节。
1)个案开始要有场景描述,如有时间、地点、人物、起因等要素。
2)记录患者的痛苦主诉。
3)要陈述医生的思维过程。
4)说清楚治疗方案以及服药后的结果。不仅是处方药物名称,还要包括剂量剂型、煎服法。服药的效果要明确何为有效?何时起效?

第三,个案写的是“病的人”。

第四,个案要有讨论。

第五,个案要将定性描述发挥到极致。

中国传统文化包括中医传统文化强调的天人合一,我感觉是非常有魅力的一个部分。

极简主义也是我本人非常欣赏的。从命理看,本人属水,生性喜欢自由,而医药行业也属水,所以职业是非常理想的。加上经方的简、直接,也恰好契合了本人的天性。

那么极简主义+经方会出现什么结果呢?

这是探索,还需要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