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智深和李逵体型都非常壮实,都有大黄体质的倾向,而李逵做事粗心,颇有几分麻黄体质的特点,而鲁智深则人如其名,做事细心有城府,带有几分半夏体质的特色。转载文章一篇,看鲁智深与李逵的粗。

 论鲁达与李逵的粗  作者:佚名

    鲁达与李逵都是粗人,都生性凶猛,性子急,讲话粗,但又决不雷同——鲁达爽快,有强烈的正义感、有智慧、粗中有细;李逵没有正义感,少脑子又很莽撞,纯是一个粗人。

    鲁达的正义感,在两件事上,很清楚地表现了出来,一是打郑屠,二是打周通。他不是为自己,纯是路见不平,怒从心头起,打抱不平。而在打之前,他却是很有耐性地把事情的原委都弄清楚了,这又显出了他做事仔细的一面。但在李逵身上,我们却见不到有鲁达这样的正义感,更多的是不分是非的胡来。如江州为救宋江和戴宗的劫法场,他的目标应该是救出宋江和戴宗。可是,当他与梁山上晁盖等人合力地救出了宋江和戴宗两人之后,却还是抡着两把扳斧,乱砍乱杀,把百姓都砍翻到江里去。在这儿,他有是非正义感吗?没有。他救了宋江和戴宗,是出于江湖义气和报恩的想法,而根本不在个理,主张什么正义。这与鲁达的打死郑屠有性质的不同。也正因此,李逵的没有正义感和是非不分,才更多地被宋江利用。如为了逼迫朱仝上山,宋江就使李逵去杀了朱仝看护的那个小童,李逵也便是像个机械似地去执行了宋江的这个指令。宋江为什么不叫鲁达去?因为鲁达有头脑,明是非,他未必肯去杀死一个无辜的孩童。

    其次,鲁达做事是粗中有细。郑屠被他三拳打死。鲁达见郑屠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已心知不好,但他在表情上还能做得镇静,还故作姿态地说“你诈死,洒家和你慢慢理全”。鲁达的这个细节处理就很好,为他成功地逃脱赢得了时机。林冲发配沧州,鲁达暗中护送。在旅店里,当他见到董超、薛霸两个公差故意地用开水烫林冲的脚,就想冲出来,但还是忍住了,直到野猪林,当两公差想要害死林冲的时候,鲁达才杀出,救了林冲的性命。从这一事件看,鲁达的做事是很能隐忍,很有心计的。再看鲁达刚到达大相国寺菜园,几个泼皮就想给他来个下马威,要把他推到粪坑里去。而鲁达马上就能看出疑点,也是因为他心细,头脑冷静,结果是反过来把两个泼皮踢下了粪坑。所以,鲁达尽管性格粗鲁,但在具体的做事上往往又很精细,用脑子。他是一个粗中有细的人物。

    而李逵的粗鲁里就没有鲁达这样的精细。他背老母上山,是他的粗心,让老母被老虎吃了。张顺在岸上被他打,撑来了小船,李逵却是会没有警觉,照样胡来,跳上了张顺的船,结果被翻到河里,差点被淹死。

    鲁达的性格中,还有一种豪爽、豁达的气质。如初遇李忠,为救助金老汉,他便直言叫李忠也资助些钱出来,见李忠只摸出二两银子,鲁达嫌少,把银子还给了李忠,道:“也是一个不爽利的人”。他是看不惯李忠这么的小气。而当李忠在桃花山有难,鲁达马上就又是去相帮他,并不再计较他的小气。鲁达的这种大气豁达的性格,在李逵的身上也是见不到的。

  看鲁达与李逵,不仅要在大的方面看到他们粗犷的一面,而更要在细微处,看到他们不同的特点,这样我们才能把《水浒》这部小说,把鲁达与李逵这两个人物,欣赏得更精彩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