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经方学习感悟

暨南大学 陈耀康

 

收到老师要求我们分享三个月来的经方学时感受时,我第一时间就想到的初学中医碰到的困难以及刚开始接触经方的情景。

记得我第一次觉得中医难学,是大一下学期接触脉诊的时候。当上完所有脉诊的理论课后,老师安排了两节脉诊实践课给我们,那时候才发现,现实临床的脉象根本不是书本上的内容可以涵盖,最要命的是,那时候有一位同学分别找了课上两位副教授把脉,及后出来的结果是不一样的。就从那时开始,我开始感悟到〝中医之难,难在辨证〞的原因了。

之后在大二下学期的学习方剂学的阶段,我发现跟周边的人差距愈来愈大,特别是与孙建鑫同学(曾经在古求知老师门诊学习的学生)的差距。当我还在学方的阶段,他的朋友圈里已经经常分享治病的成果了。

其实早在大二的寒假里,建鑫同学早就跟我提起过黄煌经方,他还强调黄煌教授的书一定要买全;很多人都是看了黄煌教授的书才懂治病。当时我听到他的话,第一时间就是觉得夸张,及后借阅了黄煌教授的书我是挺反感的。因为受教科书的〝荼毒〞,当时我觉得黄煌教授的书太直白,完全没有中医的那种玄机妙处,跟我平素所接触的中医书籍反差很大。

及后在大三的寒假,建鑫同学再对我分享了他进步神速的原故。作为中医初学者,他却曾以易经为奠基石,白白浪费了一年,万幸得悉黄煌经方,才迷途知返。我的伤寒论老师一直强调我们要读真书,真读书。故一直未敢乱买有关中医的书籍,怕因而误入歧途。获悉建鑫同学的学习心得后,我便以“黄煌经方”为学习中医的基石。

在学习经方的过程中,有一位同学问我为什么要学习经方,我当时第一时间就说因为经方组方严谨,药小效宏,组方不像大部分时方那样乱枪打鸟、收效甚微。及后我再想:不对,古老师说我们要学经方的辨证论治的思维,《伤寒杂病论》中的所有方都是为证而设,都是方证相应。

但是之后我再反思,为什么当时我没第一时间把经方跟方证相对挂钩呢?很大原因是因为坊间解读经方的书很多,有用周易跟五运六气去解读,而教科书则倾向以脏腑辨证的思维去释义。

接触黄煌经方没多久后,有一个朋友因为停经一个月,求助于我,恳切希望月经尽快来临。患者二十五岁,女,停经1个半月。否认怀孕。平素喜冷饮,四肢经常发冷,常自汗出,无发热情况,口唇容易干燥,皮肤枯黄,以往经期正常,经量少,色紫暗成块,无经痛,舌淡白,网诊并未把脉。当时我并未开始学习妇科病,然而已经阅览了十大类方。故用温经汤原方治之,用量参考十大类方。在学习妇科经方后才记起这朵干玫瑰,故立即询问其病况。患者用药后回馈,第二天就已经来了月经。

现在想起此案时,其实我的处方方证并未紧扣,首先患者手足心并无发热,应该去牡丹皮,其次月经有血块,方中则应佐以活血化瘀的药物,但却为我日后的体质辨证上打下了一支强心针。

时至四月初时,我亦在经方学习群上分享了一则用止嗽小柴胡治愈家母持续咳嗽1周的案例,在此就不再赘言,但案中反思良多。

首先,我发现古求知老师教经方很少讲为什么,更多的是结合生动的方人﹑药人思维来阐述临床应用。中医的生命在于临床,而有很多学中医的学生就算学习了方剂学,都不能完全掌握该方的应用。所以这样的教授方法对经方初学者来说十分实用。

但作为一个中医学生,不只满足于此,临床上要理解透一个方才能灵活运用。及后读毕黄煌教授的药证与经方﹑张仲景五十味药证等书后,自己已经能大概剖析出经方的组成,并建了方证与药证的观念,比起方剂书上似是而非的方解,黄煌经方确是大道至简!

其次,我觉得中医学生有时候也挺可悲。如果方剂考试医案的辨证分析中,我写上了简单直接的方证相应,并结合家母的体质而非脏腑辨证的方法,老师应该不会给分吧。中医学生一边要学习考试那套,临床用的却又是另一套。

想到大众经方班上的强哥,我觉得我们的中医学生在经典学习上实在太肤浅了。一个业余爱好者可以在读一条条文的时候用时参考几个注家的注解,反观我们的中医学生大多都只是参考教科书上的注解,当中很大的原因是我们要应付考试,应付考研,以及应付执业照考试。

 

在学习经方的课程快结束时,刚好有一位直系师妹受失眠所困。据了解,她失眠2周,平素多发噩梦,容易受吓受惊,纳差,容易口干,渴不欲饮,容易神疲乏力气短,小便黄,大便3日1次,质硬,有腹胀,月经经期正常,经量正常,有血块,色鲜红,舌淡红,苔薄白,脉象未察异样,不排除自身脉诊经验不足。师妹舌苔虽非预测中的厚腻或黄腻,脉象亦非想象中滑数,但我结合其半夏体质,当闻及失眠时,第一时间便想到十大类方中的温胆汤,故处以黄连温胆汤合四妙散加减。法半夏10g 竹茹10g 枳实10g 厚朴10g 陈皮6g 茯苓10g 白术10g 党参15g 黄连5g 黄芩10g 黄柏10g 薏苡仁30g 怀牛膝10g 茵陈15g 生甘草5g。七帖。

服用第一帖药方后睡眠问题立即改善,大便一天一次,质干硬,口干,纳差,腹胀问题改善不大。及后在原方上加生大黄5g,后下。七帖。

其后反馈︰上述问题已经明显改善,大便成形,一天一次。唯腹胀依旧没有很大改善,故此询问古老师意见,于二诊的方中,再厚朴增至20g,枳实增至15g。七帖。换方后二剂(6月4日)腹胀明显改善。 

案中我对师妹直言惧怕大黄,这是由于我于大二暑假时曾处方大柴胡汤治疗一位桂枝体质同学的便秘,事后令其严重腹泻,事后对使用药性峻猛的药物对会三思而行,而黄煌体质学说则成为了我重要的用药指标。

 

这三个月的学习,我由只会套用原方到合方,再到渐渐可灵活加减,个中的临床成果都让我感受到“黄煌经方”的独特魅力。但我最初接触“黄煌经方”却是挺没兴趣,当时在想《伤寒》《金匮》都是注重脉诊,另立一种体质学说干什么呢?到后来上课及经过临证后才发现,其实黄煌教授是尊古而不泥古。

最后在此祝愿黄煌教授推广经方的事业鹏程万里;并感谢孙建鑫同学开启了我的经方之门;古求知老师照亮了我的经方之路。

                                    学生 陈耀康

2016年6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