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试图搜集一些岭南经方派中医资料,首当其冲的就是程祖培先生。

百度百科关于程的记述甚简:程祖培(1889-1966),广东中山人。曾在广州陆军军医学堂,广东光华、惠华专门医学校,香港大学解剖选科读书。后在香港、中山石岐镇等地开业行医。1956年后任广州中医学院妇儿科教师,擅长中医伤寒学说。

老先生是当时广东省中医药学会的会员,他曾在广东省中医院开诊,当代皮肤科名中医禤国维就曾随程先生侍诊。

去年听禤国维老中医提到程先生,禤老谈到自己早年跟随程先生门诊,曾见一妇人因严重脚抽筋被人背来就诊,程先生看毕,断为芍药甘草汤证,处予白芍2两,甘草1两,3剂,后患者自己走来复诊,仅有轻度腹泻,余无不适。禤老对此案印象深刻,在自己的病例中,每每遇到腿抽筋患者,即配入芍药甘草汤。

程祖培在伤寒学说和经方运用上功力颇深,曾师从陈伯坛先生,据广州中医药大学 何丽春女士介绍,学者萧熙曾整理介绍了程祖培的医学要语,称程恪遵师说,多所会心,每与讲论医事,语必称引师说,故程氏诸论,类多陈氏遗规。

彭若铿医师也曾整理其老师程祖培的遗作.集成《程祖培先生医学遗著》1册,书中介绍了程祖培的医学经验和学术见解。全书分为三个部分,一为红杏草堂医论.主要阐述程氏对经方的释义及其临床运用经验,其学术见解多源于陈伯坛;二为红杏草堂医案,共收录47则程氏医案,内容涉及伤寒、温病、各种杂病和妇儿疾病等的治疗;三为红杏草堂经验方,包括陈伯坛师传经验方4首、陈坤华师妹抄传伯坛师经验方12首、祖培经验方8首;书后还附录有程氏撰写的8篇医学论文。程祖培是临床家,忙于诊务,著述较少。

从 程祖培的经方学术思想,尊师重道行为,我愈加领悟到一种医学传承之道——述而不作!

 

下午门诊,遇到一个希望怀孕的脂溢性皮炎患者,禤老顺便给学生们谈起了妊娠禁忌歌、十八反、十九畏,禤老说这些内容是1957年背的,现在还记得很清楚,即便再糊涂也不会出错。他一边背出来给我们听一边还详细的讲了其中的缘由,说自己当学生实习时,有个病人找他看,开了方,后来这个病人把方子给校长看了,校长在一味药上划了一个圈,意思是不能用,这味药是甘草,后来禤老想了想原来是因为有海藻,海藻和甘草是十八反之一。还有一次,他跟随一个80多岁的老中医(即程祖培先生)抄方,老中医让他写方子开独活寄生汤,这个方共有15味药,结果他只写出其中的10味,后来老中医不高兴了,就自己写方子不让禤老写了,这件事对禤老影响很大,从此他把这些内容背得滚瓜烂熟,50多年过去了,当时背诵的内容还历历在目。

禤老工作后还背过《医宗金鉴》,里面的条文和方子都背的很熟,也得益于此,后来他在湖南工作,有一次到病房会诊一名老领导,参加的医生中他是最年轻的,当时还有许多老中医在场,病人多日无大便,结果禤老首先就询问管床医生病人24小时出入量,由于当时条件落后,管床医生没有记录患者出入量,这让负责的主任医师很是尴尬,禤老后来处方,因为自己背的多,用方理法方药环环相扣,引经据典,论据充分,而当时那些老中医仅仅会记录症状,凭个人经验提出治法,开出处方,结果最后最年轻的禤老的治疗方案被采纳,禤老回忆起来说,其实当时老中医的处方比他的还好,为什么没有被采纳,主要还是他们讲的不明白,论据不充分。

禤老还说,他50多年前,自己年轻的时候背的东西,现在还记得很清楚,但如果现在来记,明天就可能忘记,年纪大了记忆不好,他嘱咐学生趁着还年轻多读多背,像《内经》、《伤寒论》这些经典更要抓紧时间背,经典受用一生, 禤老的一番话,道出了他竭力培养新人的一番苦心,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似乎找回了中医跟师临床的自信,我相信功夫不负苦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