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慢说中医 | 大众学伤寒

2017-07-21 老慢 古博经方
 

《伤寒论》是一本什么样的书?

药->方->法->理的学习方法是怎样的?

芍药甘草汤是首什么样的方?

经常脚抽筋服药怎么治?

日常生活中常见的急性腹痛腹泻可以用什么方法简单处理?

 

《伤寒论》是一本什么书?有人说它是一本方书,有人说它是一本临证医案、有人说它是一本教人辨证论治的书,还有人说它是一本救误之书。而在本尊老慢看来,伤寒论是一本用六病为纲,方证为目,教人举一反三,学会看病的书。

 

怎样才能学好《伤寒论》学会看病呢?

经方学霸:

老师,我看不懂《伤寒论》,肿么办?

老慢:

《伤寒论》两千年前的文字,现代人看不懂很正常的。

经方学霸:

有什么办法咩?

老慢:

当然有办法!根据黄煌教授的经验,按照药->方->法->理的顺序学习,重点把握经方方证就能学好了!

什么是药->方->法->理的学习方法?

其实这就是先学药证、再学方证,进而掌握《伤寒论》的治法和理论的一个学习诀窍。老慢当年就是这么学过来的,感觉棒棒哒。

举个例子:比如我们学习 芍药 这味药的药证:

芍药主治挛急,尤以脚挛急、腹中急痛、身疼痛为多。

那么我么就能理解很多含有芍药的经方,比如芍药甘草汤治疗脚挛急(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讲的小腿抽筋),能够达到“其脚即伸”立竿见影的效果(第29条条文)!所以后世称赞此方为“去杖汤”。

人们把用像芍药甘草汤这样的方剂称为酸甘化阴、柔肝解痉法。意思就是酸味的芍药与甜味的甘草相配可以治疗阴津不足、肝风内动的病证,比如大汗后的腿抽筋、面肌痉挛、以及痛经等等。一般来讲,体型瘦小的童鞋如经常脚抽筋的,可服用芍药甘草汤。

另外甘草这个药物是甜味的它就有缓急的作用,据说它可以缓解病情的突然变化、以及缓和峻猛药物的药效。比如急性腹痛经常会用到甘草,并且常与芍药配伍,比如小建中汤、四逆散等方剂。另外在配伍大黄、芒硝的调胃承气汤中,甘草就缓和了其它两味药的泻下作用,所以这个方的泻下功力是不如大、小承气汤的。

还有记得小时候凡是急性的腹痛腹泻,老爸老妈会泡一大杯浓浓的白糖水给老慢喝,这个糖水很甜,它既能治腹痛还能止泻呢。

也有网友提供了浓糖水治疗腹痛腹泻的经验:

灵验药方1分钟前

有一次要回老家,提前买好了票。头一天晚上却闹起肚子来,早晨起来依然照旧,突然想起以前看过的一句话,“白糖可以使细菌脱水而死亡”。就在临走前冲了一大碗浓糖水喝下。又恐怕在火车若上厕所不方便,就买了点糖块,含到嘴里慢慢往下咽糖水。真的很神奇,8个小时的车程,硬是没上厕所。到老家后,叫我的大姐给我冲一大碗浓糖水(半碗白糖),就彻底好了。
我的经验:吃了不洁净的食品泻肚子,立马喝1-2碗特浓白糖水即可。着凉腹泻效果不好。 至于痢疾我想应该是有效的,反正听说谁闹肚子了,我就告诉浓糖水,事后有好几个人都说很有效。
病例:我妻子的一个学生,住校,家里很困难,诉说闹肚子都不敢吃饭,一吃饭准跑厕所,连喝水都有点不行,还舍不得花钱买药,就是硬挺。告诉她喝浓糖水。过一天她就说好了。

浓糖水治疗腹痛腹泻方便实用(糖尿病患者慎用),这也是甜味缓急的一个例子,当然中医讲求辨证论治,为求安全有效,建议必要时找专业医生面诊。

所以说,要活学活用《伤寒论》,要学会举一反三的运用经典!

童鞋们对本栏目有何建议,欢迎留言反馈给老慢!

 

老慢按:中医药的经验,远古时期是通过人体试验获得,所以这里面花费了很多人的牺牲,所谓“学书废纸,学医废人”。所以请珍惜我们古人的这些医学经验,它们是生命的代价。

 

古人所传授下来的经验,有些实在是极可宝贵的,因为它曾经费去许多牺牲,而留给后人很大的益处。

偶然翻翻《本草纲目》,不禁想起了这一点。这一部书,是很普通的书,但里面却含有丰富的宝藏。自然,捕风捉影的记载,也是在所不免的,然而大部分的药品的功用,却由历久的经验,这才能够知道到这程度,而尤其惊人的是关于毒药的叙述。我们一向喜欢恭维古圣人,以为药物是由一个神农皇帝独自尝出来的,他曾经一天遇到过七十二毒,但都有解法,没有毒死。这种传说,现在不能主宰人心了。人们大抵已经知道一切文物,都是历来的无名氏所逐渐的造成。建筑,烹饪,渔猎,耕种,无不如此;医药也如此。这么一想,这事情可就大起来了:大约古人一有病,最初只好这样尝一点,那样尝一点,吃了毒的就死,吃了不相干的就无效,有的竟吃到了对证的就好起来,于是知道这是对于某一种病痛的药。这样地累积下去,乃有草创的纪录,后来渐成为庞大的书,如《本草纲目》就是。而且这书中的所记,又不独是中国的,还有阿剌伯人的经验,有印度人的经验,则先前所用的牺牲之大,更可想而知了。

然而也有经过许多人经验之后,倒给了后人坏影响的,如俗语说“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的便是其一。救急扶伤,一不小心,向来就很容易被人所诬陷,而还有一种坏经验的结果的歌诀,是“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于是人们就只要事不干己,还是远远的站开干净。我想,人们在社会里,当初是并不这样彼此漠不相关的,但因豺狼当道,事实上因此出过许多牺牲,后来就自然的都走到这条道路上去了。所以,在中国,尤其是在都市里,倘使路上有暴病倒地,或翻车摔伤的人,路人围观或甚至于高兴的人尽有,肯伸手来扶助一下的人却是极少的。这便是牺牲所换来的坏处。

总之,经验的所得的结果无论好坏,都要很大的牺牲,虽是小事情,也免不掉要付惊人的代价。例如近来有些看报的人,对于什么宣言,通电,讲演,谈话之类,无论它怎样骈四俪六,崇论宏议,也不去注意了,甚而还至于不但不注意,看了倒不过做做嘻笑的资料。这那里有“始制文字,乃服衣裳”一样重要呢,然而这一点点结果,却是牺牲了一大片地面,和许多人的生命财产换来的。生命,那当然是别人的生命,偶是自己,就得不着这经验了。所以一切经验,是只有活人才能有的,我的决不上别人讥刺我怕死,就去自杀或拚命的当,而必须写出这一点来,就为此。而且这也是小小的经验的结果。

  六月十二日。

老慢按:推荐一篇应景的散文《敬畏自然》,这可能是大多数人观看了《冈仁波齐》后的感触。

敬畏自然

1 我们应向一切虔信的民族学习一个基本信念,就是敬畏自然。我们要记住,人是自然之子,在总体上只能顺应自然,不能征服和支配自然,无论人类创造出怎样伟大的文明,自然永远比人类伟大。我们还要记住,人诚然可以亲近自然,认识自然,但这是有限度的,自然有其不可接近和揭穿的秘密,各个虔信的民族都把这秘密称作神,我们应当尊重这秘密。

2 人类曾经以地球的主人自居,对地球为所欲为,结果破坏了地球上的生态环境,并且自食其恶果。于是,人类开始反省自己的行为。

反省的第一个认识是,人不能用奴隶主对待奴隶的方式对待地球,人若肆意奴役和蹂躏地球,实际上是把自己变成了地球的敌人,必将遭到地球的报复,就像奴隶主遭到奴隶的报复一样。地球是人的家,人应该为了自己的长远利益管好这个家,做地球的好主人,不要做败家子。

在这一认识中,主人的地位未变,只是统治的方式开明了一些。然而,反省的深入正在形成更高的认识:人作为地球主人的地位真的不容置疑吗?与地球上别的生物相比,人真的拥有特权吗?一位现代生态学家说:人类是作为绿色植物的客人生活在地球上的。若把这个说法加以扩展,我们便可以说,人是地球的客人。作为客人,我们在享受主人的款待时倒也不必羞愧,但同时我们应当懂得尊重和感谢主人。做一个有教养的客人,这可能是人对待自然的最恰当的态度吧。

3 在对待自然的态度上,现在大概不会有人公开赞成掠夺性的强盗行径了。但是,同为主张善待自然,出发点仍有很大分歧。一派强调以人类为中心,从人类长远利益出发合理利用自然。另一派反对人类中心论,认为从根本上说,自然是一个应该敬畏的对象。我的看法是,两派都有道理,但说的是不同层次上的道理,而低层次的道理要服从高层次的道理。合理利用自然是科学,不管考虑到人类多么长远的利益,合理的程度多么高,仍然是科学,而科学必有其界限。生态不仅是科学问题,而且是伦理问题,正是伦理为科学规定了界限。

4 人,栖居在大地上,来自泥土,也归于泥土,大地是人的永恒家园。如果有一种装置把人与大地隔绝开来,切断了人的来路和归宿,这样的装置无论多么奢华,算是什么家园呢?

人,栖居在天空下,仰望苍穹,因惊奇而探究宇宙之奥秘,因敬畏而感悟造物之伟大,于是有科学和信仰,此人所以为万物之灵。如果高楼蔽天,俗务缠身,人不再仰望苍穹,这样的人无论多么有钱,算是什么万物之灵呢?

人是自然之子,在自然的规定范围内,可制作,可创造,可施展聪明才智。但是,自然的规定不可违背。人不可背离土地,不可遮蔽天空,不可忤逆自然之道。老子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此之谓也。

5 一位英国诗人吟道:“上帝创造了乡村,人类创造了城市。”创造城市,在大地上演绎五彩缤纷的人间故事,证明了人的聪明。可是,倘若人用自己的作品把自己与上帝的作品隔离开来,那就是愚昧。倘若人用自己的作品排挤和毁坏掉上帝的作品,那就是亵渎。

6 人习惯于以万物的主人自居,而把万物视为自己认知和利用的对象。海德格尔把这种对待事物的方式称作技术的方式。在这种方式统治下,自然万物都失去了自身的丰富性和本源性,缩减成了某种可以满足人的需要的功能,只剩下了功能化的虚假存在。他呼吁我们摆脱技术方式的统治,与万物平等相处。

其实,这也是现代许多诗性哲人的理想。在摆脱了认知和被认知、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之后,人不再是主体,物不再是客体,而都成了宇宙大家庭中的平等成员。那时候,一切存在者都回到了存在的本来状态,都在用自己的语言对我们说话。

在观赏者眼中,再美的花也只是花而已。唯有当观赏停止、交流和倾听开始之时,花儿才会对你显灵和倾谈。

7 在不同的人眼里,海呈现不同的面目。对于靠海为生的渔民来说,它是最熟悉的亲人和最危险的对手。对于远离故国的游子来说,它是乡愁。对于诗人来说,它是自由的元素。对于一般旅游者来说,它是风景。对于遇险者来说,它是死亡。

在不同的时刻,海也呈现不同的面目。它时而波澜不惊,时而恶浪滔天。

在我眼里,海是一个窗口,我从中瞥见了世界的本来面目。

看海,必须是独自一人。和别人在一起时,看不见海的真相。那海滩上嬉水的人群,那身边亲密的同伴,都会成为避难所,你的眼光和你的心躲在里面,逃避海的威胁。你必须无处可逃,听凭那莫名的力量把你吞灭,时间消失,空间消失,人类消失,城市和文明消失,你自己也消失,或者和海变成了一体,融入了千古荒凉之中。

瞥见了海的真相的人不再企图谈论海,因为他明白了康德说的道理:用人类理性发明的语词只能谈论现象,不能谈论世界的本质。

作者:老慢

仲景也有偶像

那是望诊功夫极其了得

仿佛长着透视眼的秦越人

仲景也有恨

眼睁睁的看着亲人们离去

自己却无能为力

捶胸顿足

悲痛无法自抑

他痛恨那些无用的庸医

诊断马虎疗效低劣

他甚至怨恨这个社会

痛恨当时的社会精英

眼中只有名利

没人想到学医

他找到宗族最年长

医术最好的张伯祖

并拜他为师

过着半日跟师

半日打杂

夜伴孤灯勤读书

的学徒生活

三年后

仲景出师了

此时师父已老态龙钟

……

弥留之际

师父一再告诫这位闭关弟子

口诀禁方慎勿轻传

然而此后不久的战乱

随之而来的瘟疫

让仲景回想起往昔亲人之沦丧

横夭之莫救

他变得愈发的激动

他悲痛他咆哮着

这位脉结代心动悸的士兵

赶紧为他煮上炙甘草汤!

迟了他可能就会因失血过多而死去

还有这位下利不止虚弱至极的产妇

赶紧为她用上白头翁加甘草阿胶汤!

否则人命不保!

这位下利清谷、冷汗淋漓、奄奄一息的小孩

他已危在旦夕

赶紧用上通脉四逆汤!

不要再迟疑了!

救人要紧!要快!

仲景将师父传授的禁方口诀全部公开

毫无保留地教给了身边人

这显然冒犯了师父的遗训

违反了当时医学的行规

但仲景早已顾不得那么多

他唯一想到的

是救人

唯有争分夺秒

才能救更多的人!

但能治病的医生实在太少了

自己的弟子也很有限

而感染瘟疫的百姓实在太多

只能是发动群众

自救救人了

可是这样又难免出现许多误治失治的情况

所以光光是传授证治口诀还远不够

还要加上救误的方法

要把证治和救误一起

全都写进书里

这本书就是

《伤寒杂病论》

仲景在这本书序言的结尾

还提到了他不能不说的一个人

这个人同样是仲景极其崇拜的

并且深深的影响着他

要不是他

仲景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勇气

如此顺利的冲破师训与行规的羁绊

这个人就是古代平民教育的开创者和普及者

同样也被称为圣人的孔老夫子

大众经方学习感悟

暨南大学 陈耀康

 

收到老师要求我们分享三个月来的经方学时感受时,我第一时间就想到的初学中医碰到的困难以及刚开始接触经方的情景。

记得我第一次觉得中医难学,是大一下学期接触脉诊的时候。当上完所有脉诊的理论课后,老师安排了两节脉诊实践课给我们,那时候才发现,现实临床的脉象根本不是书本上的内容可以涵盖,最要命的是,那时候有一位同学分别找了课上两位副教授把脉,及后出来的结果是不一样的。就从那时开始,我开始感悟到〝中医之难,难在辨证〞的原因了。

之后在大二下学期的学习方剂学的阶段,我发现跟周边的人差距愈来愈大,特别是与孙建鑫同学(曾经在古求知老师门诊学习的学生)的差距。当我还在学方的阶段,他的朋友圈里已经经常分享治病的成果了。

其实早在大二的寒假里,建鑫同学早就跟我提起过黄煌经方,他还强调黄煌教授的书一定要买全;很多人都是看了黄煌教授的书才懂治病。当时我听到他的话,第一时间就是觉得夸张,及后借阅了黄煌教授的书我是挺反感的。因为受教科书的〝荼毒〞,当时我觉得黄煌教授的书太直白,完全没有中医的那种玄机妙处,跟我平素所接触的中医书籍反差很大。

及后在大三的寒假,建鑫同学再对我分享了他进步神速的原故。作为中医初学者,他却曾以易经为奠基石,白白浪费了一年,万幸得悉黄煌经方,才迷途知返。我的伤寒论老师一直强调我们要读真书,真读书。故一直未敢乱买有关中医的书籍,怕因而误入歧途。获悉建鑫同学的学习心得后,我便以“黄煌经方”为学习中医的基石。

在学习经方的过程中,有一位同学问我为什么要学习经方,我当时第一时间就说因为经方组方严谨,药小效宏,组方不像大部分时方那样乱枪打鸟、收效甚微。及后我再想:不对,古老师说我们要学经方的辨证论治的思维,《伤寒杂病论》中的所有方都是为证而设,都是方证相应。

但是之后我再反思,为什么当时我没第一时间把经方跟方证相对挂钩呢?很大原因是因为坊间解读经方的书很多,有用周易跟五运六气去解读,而教科书则倾向以脏腑辨证的思维去释义。

接触黄煌经方没多久后,有一个朋友因为停经一个月,求助于我,恳切希望月经尽快来临。患者二十五岁,女,停经1个半月。否认怀孕。平素喜冷饮,四肢经常发冷,常自汗出,无发热情况,口唇容易干燥,皮肤枯黄,以往经期正常,经量少,色紫暗成块,无经痛,舌淡白,网诊并未把脉。当时我并未开始学习妇科病,然而已经阅览了十大类方。故用温经汤原方治之,用量参考十大类方。在学习妇科经方后才记起这朵干玫瑰,故立即询问其病况。患者用药后回馈,第二天就已经来了月经。

现在想起此案时,其实我的处方方证并未紧扣,首先患者手足心并无发热,应该去牡丹皮,其次月经有血块,方中则应佐以活血化瘀的药物,但却为我日后的体质辨证上打下了一支强心针。

时至四月初时,我亦在经方学习群上分享了一则用止嗽小柴胡治愈家母持续咳嗽1周的案例,在此就不再赘言,但案中反思良多。

首先,我发现古求知老师教经方很少讲为什么,更多的是结合生动的方人﹑药人思维来阐述临床应用。中医的生命在于临床,而有很多学中医的学生就算学习了方剂学,都不能完全掌握该方的应用。所以这样的教授方法对经方初学者来说十分实用。

但作为一个中医学生,不只满足于此,临床上要理解透一个方才能灵活运用。及后读毕黄煌教授的药证与经方﹑张仲景五十味药证等书后,自己已经能大概剖析出经方的组成,并建了方证与药证的观念,比起方剂书上似是而非的方解,黄煌经方确是大道至简!

其次,我觉得中医学生有时候也挺可悲。如果方剂考试医案的辨证分析中,我写上了简单直接的方证相应,并结合家母的体质而非脏腑辨证的方法,老师应该不会给分吧。中医学生一边要学习考试那套,临床用的却又是另一套。

想到大众经方班上的强哥,我觉得我们的中医学生在经典学习上实在太肤浅了。一个业余爱好者可以在读一条条文的时候用时参考几个注家的注解,反观我们的中医学生大多都只是参考教科书上的注解,当中很大的原因是我们要应付考试,应付考研,以及应付执业照考试。

 

在学习经方的课程快结束时,刚好有一位直系师妹受失眠所困。据了解,她失眠2周,平素多发噩梦,容易受吓受惊,纳差,容易口干,渴不欲饮,容易神疲乏力气短,小便黄,大便3日1次,质硬,有腹胀,月经经期正常,经量正常,有血块,色鲜红,舌淡红,苔薄白,脉象未察异样,不排除自身脉诊经验不足。师妹舌苔虽非预测中的厚腻或黄腻,脉象亦非想象中滑数,但我结合其半夏体质,当闻及失眠时,第一时间便想到十大类方中的温胆汤,故处以黄连温胆汤合四妙散加减。法半夏10g 竹茹10g 枳实10g 厚朴10g 陈皮6g 茯苓10g 白术10g 党参15g 黄连5g 黄芩10g 黄柏10g 薏苡仁30g 怀牛膝10g 茵陈15g 生甘草5g。七帖。

服用第一帖药方后睡眠问题立即改善,大便一天一次,质干硬,口干,纳差,腹胀问题改善不大。及后在原方上加生大黄5g,后下。七帖。

其后反馈︰上述问题已经明显改善,大便成形,一天一次。唯腹胀依旧没有很大改善,故此询问古老师意见,于二诊的方中,再厚朴增至20g,枳实增至15g。七帖。换方后二剂(6月4日)腹胀明显改善。 

案中我对师妹直言惧怕大黄,这是由于我于大二暑假时曾处方大柴胡汤治疗一位桂枝体质同学的便秘,事后令其严重腹泻,事后对使用药性峻猛的药物对会三思而行,而黄煌体质学说则成为了我重要的用药指标。

 

这三个月的学习,我由只会套用原方到合方,再到渐渐可灵活加减,个中的临床成果都让我感受到“黄煌经方”的独特魅力。但我最初接触“黄煌经方”却是挺没兴趣,当时在想《伤寒》《金匮》都是注重脉诊,另立一种体质学说干什么呢?到后来上课及经过临证后才发现,其实黄煌教授是尊古而不泥古。

最后在此祝愿黄煌教授推广经方的事业鹏程万里;并感谢孙建鑫同学开启了我的经方之门;古求知老师照亮了我的经方之路。

                                    学生 陈耀康

2016年6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