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的一生该如何度过,曹禺先生的话发人深省,本人读后既感动且兴奋。故而摘录如下:

曹禺先生曾说“一时强弱在于力,千秋胜负在于理。我有一种谬论:战士应该死在战场上,作家应该死在书桌上,演员应该死在舞台上。……引伸说,一个真正的人,应该为人民用尽自己的才智,专长和精力,再离开人间。不然,他总会感受到遗憾,浪费了有限的生命”。

那么作为医生死在为患者服务的诊室中将是最好的离世方式,过去的很多老先生们都是这样的。

一海外病例:一小儿感冒后高热39.5,被诊断为支原体肺炎,常规抗生素无效,用万古霉素、克拉霉素仍然罔效。高热持续一周,服用退热药反反复复高热未退,小儿父亲打来越洋电话,要求中药治疗,根据小儿体质情况,处柴胡20,黄芩10,姜半夏10,甘草10,生石膏30,3剂,结果一切如同预料,在未服退热药情况下,一剂中药,一服两小时后体温降到38,二服体温降到37.4,三服体温降到正常。小儿精神状态明显好转,觉饿想吃东西,还能下床活动。小孩父母竟没想到,中药也这么神奇,“体温看着降”,我告诉他们这就是中医的魅力,是经方的魅力!

传说有一种令人发笑的气体。它是氮气的亲属之一,叫N2O,绰号叫“笑气”。

1772年,英国化学家普利斯特利发现了一种气体。他制备一瓶气体后,把一块燃着的木炭投进去,木炭比在空气中烧得更旺。他当时把它当作“氧气”,因为氧气有助燃性。但是,这种气体稍带“令人愉快”的甜味,同无臭无味的氧气不同;它还能溶于水,比氧气的溶解度也大得多。它是什么,成了一个待解的“谜”。

事隔26年后的1798年,普利斯特利实验室来了一位年轻的实验员,他的名字叫戴维。戴维有一种忠于职责的勇敢精神,凡是他制备的气体,都要亲自“嗅几下”,以了解它对人的生理作用。当戴维吸了几口这种气体后,奇怪的现象发生了:他不由自主地大声发笑,还在实验室里大跳其舞,过了好久才安静下来。因此,这种气体被称为“笑气”。

戴维发现“笑气”具有麻醉性,事后他写出了自己的感受:“我并非在可乐的梦幻中,我却为狂喜所支配;我胸怀内并未燃烧着可耻的火,两颊却泛出玫瑰一般的红。我的眼充满着闪耀的光辉,我的嘴喃喃不已地自语,我的四肢简直不知所措,好象有新生的权力附上我的身体。”

不久,以大胆著称的戴维在拔掉龋齿以后,疼痛难熬。他想到了令人兴奋的笑气,取来吸了几口。果然,他觉得痛苦减轻,神情顿时欢快起来。

笑气为什么具有这些特性呢?原来,它能够对大脑神经细胞起麻醉作用。但大量吸入可使人因缺氧而窒息致死。

1844年12月10日,美国哈得福特城举行了一个别开生面的笑气表演大会。每张门票收0.25美圆。在舞台前一字排列着8个彪形大汉他们是特地请来处理志愿吸入笑气者可能出现的意外事故。

有一个名叫库利的药店店员走上舞台,志愿充当笑气吸入的受试人。当库利吸入笑气后,欢快地大笑一番。由于笑气的数量控制得不好,他一时失去了自制能力,笑着、叫着,向人群冲去,连前面有椅子也未发现。库利被椅子绊倒,大腿鲜血直流。当他一时眩晕并苏醒后,毫无痛苦的神情。有人问他痛不痛,他摇摇头,站起身来就走了。

库利的一举一动,引起观众席上一位牙医韦尔斯的注意。他想,库利跌碰得不轻,为什么他不感到疼痛?是不是“笑气”有麻醉的功能?当时,还没有麻醉药,病人拔牙时和受刑差不多,很痛苦。于是,他决定拿自己来做实验。

一天,韦尔斯让助手准备拔牙手术器具,然后吸入“笑气”,坐到手术椅上,让助手拔掉他一颗牙齿。牙拔下了,韦尔斯一点也不觉得疼。于是,“笑气”作为麻醉剂很快进入医院,并被长期使用着。

参考维基百科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8%80%E6%B0%A7%E5%8C%96%E4%BA%8C%E6%B0%A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