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忆南京求学时,黄师谆谆教诲,经循循善诱的教学,笨拙的我通过4年半的侍诊,终感登堂入室,经方的世界是那么的精彩,以至于南京5年的求学生活都是那么的充实!如今想来,这确是我值得一生珍藏的宝贵财富。

不止一次,黄师的言语和行动都表现了这点:学经方就是学会生活,爱经方就是爱生活,两年前,我回老家顺便经过南京,看望老师和师母,老师送我新版《中医十大类方》和《黄煌经方使用手册》,赠言“热爱经方”、“传承经方”,我已深深感到热爱经方传承经方就是热爱生活。

广州的工作岗位,临床之外各种工作都十分忙碌,但对经方的热情一如既往,是患者一张张笑脸告诉我,他们希望一直享用药简力宏的经方,是随我侍诊的研究生们那一张张渴求的眼睛告诉我,他们希望学习传承好经方。

是的,个人的力量有限,就像黄师一样,虽个人力量有限但依然可以 影响和教育身边的人,尤其是有志中医传承的青年人,包括海内外中医专业和非专业的爱好者。如今我已深深感受到了,传承经方是一种信念,更是一种责任。如今我也开始追随老师的脚步,开始做黄师曾经做过的工作,向一批批的中医学 生介绍经方,将他们引入仲景之门,希望他们热爱并传承经方,这种工作是充满希望和意义的。

不由的想到黄师的那句话“经方不朽,大道永恒!”

  这些年来,中医经方派受到了临床的重视,经方派手段辛辣直接,用的对证效如桴鼓,本人亲身实践感受认为经方疗效名不虚传!
    使用经方要胆大心细,该用毒药时就用毒药,该用大量时就要大量,用什么药,用多大量完全根据病情和患者体质状况定夺。
    经方派医家简称经方家,经方家的个性就是直爽,嬉笑怒骂,无不体现真性情,如曹颖甫、范文虎、胡希恕等皆是如此,跟师多年,发现黄煌教授亦是如此。这种性格是我十分欣赏的,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不绕弯子,不忽悠。

前几天医院开会,会议上有位专家讲搞科研眼光要长远,脚步要踏实,如国外排水管道设计要管500年。
做数据挖掘,完善的数据库系统是必要的基础,数据库完善是首要考虑的问题。
经方的研究,仲景条文是基础,不要急,急不来,慢慢积累,突破随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