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老师在南京搞经方交流会,问我能否参加,因为这次人数不少,本来是个很好的交流学习的机会,可惜忙着出站写论文。老师说“搞经方是搞公益,人活着总要做点对后代有益的事情”,老师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去做的。

这种精神一直在鼓舞激励着我,让我不断获得成就感,也将是我一生的财富。

徐灵胎是一代大医,他一生博学,视野广阔,见识独特,敢于痛贬时弊。《行医叹》是一首歌词,它表达了作者对当时庸医的强烈嘲讽,时至今日对为医者亦有深刻的教育意义。

叹无聊,便学医。唉!人命关天,此事難知。

救人心,做不得谋生计;

不读方书半卷,只记药味几枚;

无论臌膈风劳,伤寒疟疾,一般的望闻问切,说是谈非,要入世投机;

只打听近日时医,惯用的是何方何味,试一试,偶然得效,倒觉得希奇;

试得不灵,更弄得无主意。若还死了,只说道药不错,病难医。

绝多少单男独女,送多少高年父母,折多少壮岁夫妻。

不但分毫无罪,还要药本酬仪。问你居心何忍,王法虽不及,天理实难欺。

若果有救世真心,还望你读书明理。

做不来,宁可改业营生,免得阴诛冥击。

——清.徐大椿《洄溪道情》,可以渔鼓与简板伴唱。

    过去有一位年轻和尚,一心求道,希望有日成佛。但是,多年苦修参禅,似乎没有进步。有一天,他打听到深山中有一破旧古寺,住持某老和尚修炼圆通,是得道高僧。于是,年轻和尚打点行装,跋山涉水,千辛万苦来到老和尚面前。两人打起了机锋。

年轻和尚:请问老和尚,你得道之前,做什么?

老和尚:砍柴担水做饭。

年轻和尚:那得道之后,又做什么?

老和尚:还是砍柴担水做饭。年轻和尚于是哂笑:那何谓得道?

老和尚:我得道之前,砍柴时惦念着挑水,挑水时惦念着做饭,做饭时有想着砍柴;

得道之后,砍柴即砍柴,担水即担水,做饭即做饭。这就是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