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柴胡汤两包,tid,防治感冒发热效果好。

治疗发热如果是舌苔白厚腻的话可以使用小柴胡汤饮片合三仁汤。

如果兼有便秘的话小柴胡汤改大柴胡汤合三仁汤。

我发现大多数学习经方的童鞋其实最关注的是方,关于这个方的组成、煎服法、经典剂量、现代常用量、相关条文可能掌握的很好,说起来也头头是道。

其次关注的是人,也就是体质,柴胡、半夏、桂枝、大黄这些体质一学就会,信手拈来,学起来也是兴味盎然。

最忽视的也是最欠缺的就是病这一块。对这个病的病因病理发展预后的认识,很多童鞋其实是比较混沌的。

病人方三角是一个统一的整体,缺任何一个角,这个三角就无法高效稳定的发挥作用。

鉴于此,经方医学论坛http://www.hhjfsl.com/bbs恢复了专病研究版块,以示除了以往对方、对人的认识,当下要加强对病的研究。

大家一起努力吧!

最近还传出华为用年薪200万吸引优秀大学毕业生的报道。 刚好最近有华为工程师前来就诊,身患两种肿瘤,一良性,一恶性,都已手术切除,前来求诊目的是调理体质,改善QOF,预防复发。 据说华为工作特别忙,以前他经常熬夜加班,结果年纪轻轻落得如此下场,他反思,说不再熬夜。 常常听说,年轻时用命换钱,年老时用钱换命,当下我们的社会也难以摆脱这个魔咒。 童鞋们,如果你有条件,你愿意去华为这样的企业,拼了命赚钱吗?

近日,网上又出现有人兜售人形何首乌的事件。其实这种事情,很早就有听闻,当时我还小听说我们老家大山里有人挖到一男一女两何首乌,流传说人形何首乌吃了可长生不老,而且这一男一女成双成对的更是难得,价值连城,得国家主席才配吃到。后来才知道这只是个噱头,何首乌不管什么形状,都要炮制才能服用,没炮制的何首乌有毒!会造成肝损。印象中我从未给患者开过此药,虽然传说很美丽,但我更相信科学真理。也希望童鞋们永远葆有基本的科学素养,以此保障自己的健康幸福。

可以说,书就是我这一生中最重要最亲密的朋友。

从小家里就有很多书,一直是老爸的书最多,一百多本发黄的物理学教材和专著是他读大学留下的纪念,还有上百本医学书籍,一部分是叔叔上医科大学的教材另一部分是老爸自学购买的。

比一般人幸运,我从小就有足够的书籍可以翻阅,而且足够的有深度和广度。在求知若渴的少年时代,做的梦都是看书。

到如今大概就算我的书最多了吧,学医需要的知识面最广,既要看古代的,也要学现代的,可以说古今中外都需要涉猎。

书看的多了,自然就会鉴别优劣,而且会更有兴趣去钻研一个专门的学问,或是某一个作者的思想。

依然记得读书期间经常和好友去旧书市场淘书的情景,对于穷学生而言那是最好的休闲。

至今书店、图书馆依然是我最青睐的地方。或许多年之后,本人也能当上一位藏书家也未可知。

中国传统文化包括中医传统文化强调的天人合一,我感觉是非常有魅力的一个部分。

极简主义也是我本人非常欣赏的。从命理看,本人属水,生性喜欢自由,而医药行业也属水,所以职业是非常理想的。加上经方的简、直接,也恰好契合了本人的天性。

那么极简主义+经方会出现什么结果呢?

这是探索,还需要期待。

记得以往,有几年的中秋节,都是在大学操场和不能回家的学生们一起吃月饼看月亮聊经方过的。

今年精力不如从前,门诊出的少了,带的学生及与学生们的交流也少了。

不过如果天气好的话,我会尽可能的再去那个古典怀旧的操场散散步,仰望天空赏圆月。

读大学时候,听过杨叔子院士的一堂讲座,从此喜欢上了这个老乡院士。

多年以后,才明白,为何喜欢这种院士,因为他是一个有趣的人,其实我骨子里一直是喜欢有趣的人的。

杨院士讲过一个故事叫“天赋猪权”,至今依然记得:

“文革”时杨叔子在农场改造,领导让他去打猪草、猪菜。他没养过猪,不认得猪草、猪菜,手上更没有养猪的书,这下把他难坏了。那天晚上,杨叔子辗转反侧,终于想出了一条妙计。第二天上午,不用半天,他就凯旋,把猪草、猪菜全打了回来。

有人问:“你怎么会打猪草,你认识猪草吗?”杨叔子恭恭敬敬地讲:“这件事不难,我把猪赶出去,猪吃什么,我就打什么。”当时,杨叔子没敢讲他运用的是哲学解决的问题。

后来,杨叔子的一位朋友知道了此事说:“乡村中的蛇郎中就是运用‘天赋狗权’找到蛇药的,方法是把狗赶到蛇多的地方去,蛇咬了狗,狗赶快去找某种草,咬碎了敷在伤口上,以解蛇毒。原来杨叔子运用的就是‘天赋猪权’原理” 啊!

能将学术研究搞得像玩游戏一样的人,是老慢最为敬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