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寒杂病论经典条文堪比法律条文。

如第16条:观其脉症,知犯何逆,随证治之。就强调当病情复杂,汗吐下温针的一系列治疗皆无效时,需要冷静下来,仔细观察,进一步认识病证,随证变化而施治。

第58条,凡病若发汗、若吐、若下、若亡津液,阴阳自和者,必自愈。强调了人体自身的自然疗能是疾病痊愈的内因。

张仲景时代饱受饥寒交迫而生病的人非常多,所以营养补充剂使用的概率非常多,这些营养补充剂包括,参夏姜枣草作为底料的小柴胡汤、半夏泻心汤等,还有糜粥、小麦、粳米、饴糖等等。

第100条,呕家不可用建中汤,以甜故也。其实提示的是,呕家要用半夏类方和柴胡类方。

整合医学,全称整体整合医学(holistic integrative medicine,HIM),是指从人的整体出发,将医学各领域最先进的理论知识和临床各专科最有效的实践经验分别加以有机整合,并根据社会、环境、心理的现实进行修正、调整,使之成为更加符合、更加适合人体健康和疾病诊疗的新的医学体系。

整合医学是一种不仅看“病”,更要看“病人”的方法论。其理论基础是从整体观、整合观和医学观出发,将人视为一个整体,并将人放在更大的整体中(包括自然、社会、心理等)考察,将医学研究发现的数据和证据还原成事实,将临床实践中获得的知识和共识转化成经验,将临床探索中发现的技术和艺术聚合成医术,在事实、经验和医术层面来回实践,从而形成整体整合医学。

笔者认为其实传统中医学本质上就是整合医学,只不过我们在学习过程中习惯性的忽略了它。

所以要反省,修正思路,在学习中药、方剂时要用整体、宏观的认识和理解方药。在分析疾病时,除了深入分析病理病机等,还要高屋建瓴的整合,寻找关键环节,从整体上治疗疾病改善患者生活质量。

现代整合医学理念的提出,让我有了探索经方整合医学的冲动。

关于经方入门,个人的体会是:

先泛读几遍《伤寒论》《金匮要略》,大体了解伤寒论六经辨证、方证辨证以及金匮辨病辨方证施治的情况,尤其是伤寒论序要精读,了解张仲景写作本书的背景、目的和意义。

接着可以读《张仲景50味药证》,建立起用药处方都是要讲求证据的思维习惯,同时可参考《药证与经方》。

接下来可以读《中医十大类方》,建立起中医学习,可以用类方的思路进行分类和比较学习的方法。同时加深对药人、方人概念的认识。期间可参考《黄煌经方使用手册》和《经方100首》。

接着有机会的话要接触临床,找一位黄煌经方医学体系的老师跟诊。如果没有这个机会,可以读读《黄煌经方医案》或者上网看黄师医案(见黄煌经方沙龙网)。

熟悉临床以后,可读《经方的魅力》,以期对经方有一个较全面的认识,获得思想上的提升。

最后反过来还是要回归经典,用已获得的知识去解读和探索2000年前的《伤寒论》《金匮要略》,以期获得一些新发现。比如桂枝汤、百合知母汤可用于更年期潮热汗出;瓜蒌牡蛎散可用于糖尿病人口渴;半夏厚朴汤可用于女性梅核气;红蓝花酒可调理痛经等等。

如果有一个学伴,ta也对经方感兴趣会更好,相互提问、辩论,这样大家在一起学习进步会更快。

作者:守愚

伤寒太阳病篇有一条文,喘家作桂枝汤,加厚朴杏子佳,其实喘家开其他体质调理方,加厚朴杏子也佳。我们可以发现,临床上麻黄体质最容易出现喘家,麻黄汤证可以有,麻杏石甘汤证也可以有,如果再加上厚朴、杏仁,综合而来就是厚朴麻黄汤证了,所以可以得出一条:麻黄体质喘家,厚朴麻黄汤主之。同理,柴胡体质呢,可用大柴胡汤合桂枝茯苓丸加厚朴杏仁。

另外伤寒金匮里头的经方加减法其实也是可以这么举一反三的。

作者:守愚

估计大家对肖相如先生经方特异性方证一说都比较熟悉吧。

笔者认为张仲景对特异性方证所划分的四个等级,主之、宜、与或可与、不可与,正好界定了经典方证之方与证关系的密切程度。

在经典方证基础上我们要建立更加规范可靠的现代方证,黄煌教授提出的方证=疾病+体质的看法,在临床上非常可行。同时也为我们的经方研究指明了方向,一要研究疾病谱,研究这个经方对哪些病有效;二要研究体质,要研究这个经方对哪些人,尤其是在长期使用的情况下是安全的。

肖先生强调多多提炼特异性方证,那么按照这个思路,现代方证的病和体质其实也可以分级,要提炼出经方的特异性疾病和特异性体质,这个提炼的过程,其实是一种探索研究的过程,和张仲景一样,是经验的积累和提纯。

如果能建立一个比较完善的现代方证体系,那将是经方医学的又一个里程碑。

原文下载链接:

多多提炼特异性方证

所谓带下病,是指带下量明显增多,色、质、臭气异常,或伴全身或局部症状者。

 

傅青主(1607-1684)认为带下俱是湿证。程钟龄(1680-1733)亦认为带下大抵不外脾虚有湿。

 

对于五色带下,在用药方面:

白带——傅青主:主肝郁气弱脾土受伤(完带汤,重用土炒白术和炒山药);程钟龄:属肺(五味异功散加薏苡仁);

青带——傅青主:肝经之湿热(加减逍遥散);程钟龄:属肝(五味异功散加柴胡、山栀);

黄带——傅青主:任脉之湿热(易黄汤,山药、芡实、黄柏、车前子、白果);程钟龄:属脾(五味异功散加石斛、荷叶、陈米);

黑带——傅青主:火热之极(利火汤);程钟龄:属肾(五味异功散加杜仲、续断);

赤带——傅青主:火热(清肝止淋汤);程钟龄:属心(五味异功散加丹参、当归)。

 

由此比较可见,傅青主用药更有针对性不像程钟龄那么简单,且程对于黑带和赤带的用药,与傅青主差别过大,细究不足为取,仅程氏之于白带、青带、黄带用药可斟酌参考使用。

 

 

做医生,健康教育做科普是份内之事,它对于医生的成长,也是很有帮助的。

叶圣陶先生说“人类是社会的动物,从天性上,从生活的实际上,有必要把自己的观察、经验、理想、情绪等等宣示给人们知道,而且希望愈广遍愈好。有的并不是为着实际的需要,而是对于人间的生活、关系、情感,或者一己的遭历、情思、想象等等,发生一种兴趣,同时仿佛感受一种压迫,非把这些表现成为一个完好的定形不可。”

 

作者:守愚

最近四个月时间,在李老师的引导下,我开始学习《金刚经》。其实早在几年之前,同事刘医生就推荐读此经,当时因畏难心理阻碍,终未能用心读诵。

最近四月,读诵《金刚经》几乎成了我每天的必修课。不过前三月似乎仍是似懂非懂的状态,但我不心急,因为此前李老师交代好,读不懂也读,等到达一定境界自然就能懂。

确实,直到三个月后我才似有所悟,这三个月时间,除了读《金刚经》本身外,我还泛读了几位名家有关此书的注解,一有疑问便上网求解。

最近几天,又感再有收获,理解更进一步。对于佛家般若断烦恼之法,对于禅宗的几个典型公案,都已能理解,并由衷的赞叹。

禅宗讲求当下,所谓“饿来吃饭倦来眠”,饿了就吃,困了就睡,为所当为,心无杂念。这好比人回归到婴儿状态,无智亦无得,这是初始状态,修的是清净心。在此基础上,可修智慧菩提心,破迷开悟,大觉悟,大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