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守愚

最近四个月时间,在李老师的引导下,我开始学习《金刚经》。其实早在几年之前,同事刘医生就推荐读此经,当时因畏难心理阻碍,终未能用心读诵。

最近四月,读诵《金刚经》几乎成了我每天的必修课。不过前三月似乎仍是似懂非懂的状态,但我不心急,因为此前李老师交代好,读不懂也读,等到达一定境界自然就能懂。

确实,直到三个月后我才似有所悟,这三个月时间,除了读《金刚经》本身外,我还泛读了几位名家有关此书的注解,一有疑问便上网求解。

最近几天,又感再有收获,理解更进一步。对于佛家般若断烦恼之法,对于禅宗的几个典型公案,都已能理解,并由衷的赞叹。

禅宗讲求当下,所谓“饿来吃饭倦来眠”,饿了就吃,困了就睡,为所当为,心无杂念。这好比人回归到婴儿状态,无智亦无得,这是初始状态,修的是清净心。在此基础上,可修智慧菩提心,破迷开悟,大觉悟,大圆满。

一位中年麻黄体质女患者,体型稍胖,脸色晦暗,主诉疲乏,经检查为贫血,已有一年。舌淡,脉沉细。细问,食欲正常,月经正常,为近一年其父亲重病,此劳心所致。予阳和汤合开心散调理。按照常规,劳心所致血虚,当补气养血安神,代表方归脾汤。而本案,患者麻黄体质较为典型,血虚,阳虚较为典型,故用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