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其他学科一样,学经方宜一门深入,这也好比打井,要一直往下钻,直到见到水。

近日偶得机缘,可以读读伤寒,主要感觉学习经典永无止境,尤其是伤寒金匮从始至终研究一辈子也不为过。

我的方法是,成体系的读,多分类,多比较,比如按照流派传承关系划分,比如我看喻嘉言的书,同时会参照他的私淑弟子舒驰远的书一并看,比较异同,发现问题,着实有趣,印象也更加深刻。

当你偶尔发现有一本比较适合你的伤寒类研究著作时,可以以此为基点,通过师承授受关系,顺藤摸瓜,找到相关著作,综合深入研读,或许会发现更多知识的宝藏。比如看大冢敬节的书感觉非常朴实,如说如话,再看他老师汤本求真的著作又感觉非常严谨,进一步看和田启十郎的著作,却又感觉非常的有个性,敢想敢说,不同作者,性格不同,反映在作品里,读者只需稍稍用心,很容易就能感受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