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http://www.jkb.com.cn/TCM/traditionalChineseMedicine/2016/1019/396761.html

 ——写在南京中医药大学成立首家国际经方学院之际
 
黄煌教授接受经方学院院长聘书

特约通讯员 王 珏 刘丹青 本报记者 程守勤

人人都有梦。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黄煌的梦是一个泽被全球的经方梦。

“梦中的经方学院是国际化的教学科研机构,分院遍布世界各地,通过远程网络教学使各分院共享教学资源,名老中医的实景门诊是其中最受欢迎的内容……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肤色深浅不一、民俗服装各异,说着普通话,在中国研修经方。寒暑假,交换生们相约去世界寻访名医,收集民间验方,体验风土人情……经方学院的毕业生必须具备全科医生的知识结构。入学第一课将是在老人院做义工,最后一堂课是毕业演讲,题目是《我的经方梦》……”6年前,黄煌在他亲手建立的“经方医学论坛”网站发布的《我的经方梦》一文中这样描述。归根到底,他的梦就是还方于民、藏方于民、经方惠民,要让大众了解经方、使用经方,在海内外代代相传经方。

“我经常做这个梦,但都是碎片。”6年前,黄煌这样说。6年后,黄煌终于将梦的碎片编织成了瑰丽的画卷——2016年10月16日,南京中医药大学国际经方学院正式成立。

守中医之根

学院成立前夕,一直关心着中医事业发展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前卫生部部长、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央主席陈竺亲自发来贺信,贺信中强调:“开展经方的传承和推广,有利于保持和彰显中医药的特色和优势,有利于培养大批临床中医人才,有利于开展中医药的现代科学研究,有利于推动中医药的国际化,也有利于发展我国独具特色的中医药产业。”

经方是中医经典方的略称,主要指东汉著名医学家张仲景所著《伤寒论》和《金匮要略》中收载的200多首配方。正如陈竺同志贺信中所说,经方是中华民族使用天然药物的经验结晶,也是中医药学中规范性最强的核心内容。这些配方历经数千年大样本的检验,配伍规范严谨,疗效显著可靠,不仅是中医治病救人的有效手段,更是中医学术传承的重要载体。然而,令黄煌忧心的是,这几十年来,《伤寒论》《金匮要略》等经典彰而不显,经方也隐而不露:中医界杂方大方充斥,不会用经方、不想用经方的现象十分普遍;制药行业热衷于引进国外新药,对传统经方制剂表情淡漠;昂贵的保健品、滋补品大行于市,而经济实惠且治病救人的经方却悄然无声。

因而,从上世纪末开始,黄煌就致力于经方的推广。除了在临床上积极运用经方治病养生以外,1999年,黄煌开讲《张仲景药证》;2004年,开通首家公益性网站“黄煌经方沙龙”;2006年,开讲《经方应用》选修课。黄煌和他的团队编写了上百万字的经方专著,《张仲景50味药证》《中医十大类方》《黄煌经方使用手册》《药证与经方》等分别被译成英日德韩等文字出版。

支撑着黄煌十几年如一日研究推广经方的最大原因,就是为了给中医“留根”。在黄煌看来,经方是中医学的规范和灵魂所在,是中医的根。这些年,中医高等教育忽略了经方的教学和研究,导致方向的迷失。在当今,之所以要提倡经方,要寻找回家的路,就是要留住中医的根,而且扎根要深,才能枝繁叶茂。

对于黄煌的这种“执着”,南京中医药大学党政领导给予了充分支持。校长胡刚说,南中医的大学精神就是鼓励创新、尊重学术,学校致力于给学者教授提供实实在在的帮助和支持。黄煌教授抓住了许多中医没有关注或不愿涉足的领域——经方应用,不辞劳苦,甘于寂寞,独辟蹊径,影响深远。学校设立国际经方学院,将其作为学校的一个办学特区,既是对黄煌教授工作的肯定,更希望通过国际经方学院的成立,让继承创新成为每个中医工作者追求的目标。

习近平总书记在给中国中医科学院成立60周年的贺信中指出,要“切实把中医药这一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继承好、发展好、利用好”。胡刚称之为振兴中医药的“三好工程”。而研究经方、推广经方、运用经方,就是把中医药保护好、把中医文化的根守好,也正是南京中医药大学落实“三好工程”切切实实的举措。

传唱“中国新歌声”

如果说,中医药故事是“中国好声音”,那么,经方学院就是“中国新歌声”。事实上,一股“经方热”已经在国际上悄然兴起。

比如,日本对经方的研究由来已久,经方制剂开发多年,质量一流;美国有一批研究《伤寒论》、喜欢经方的医生;去年全欧经方学会在美国法兰克福成立;澳大利亚、加拿大、英国、法国、意大利、葡萄牙、爱沙尼亚、韩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等都有许多应用经方的医生;台湾开经方的医生非常普遍,经方颗粒剂销售到许多国家。

在全球“经方热”到来之际,开展经方的研究与教育,确立我国在经方医学上的主导权和话语权已是刻不容缓。从上世纪末开始,黄煌就在国内外推广经方,在全球中医界产生了较大影响。他讲学的足迹遍布全球,他的著作也被翻译成多国文字出版。美籍华人姚一中是黄煌的博士生,现在在美国加州五系中医药大学开设经方课程;马来西亚人童耀辉在当地讲解伤寒论,擅用经方治病,从学者众多;古巴人黄仁目前在意大利、葡萄牙、爱沙尼亚传播经方;德国人康安德在当地成立了经方研究所,并在德国、瑞士传播经方。

爱沙尼亚医生瑞内最近刚刚出版了第一本用爱沙尼亚语写的中医书,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要写一本经方普及书。瑞内之所以会对经方产生浓厚兴趣,正是因为他一个患有严重癫痫的朋友在南京留学期间接受了黄煌的诊治,服用了桂枝加龙骨牡蛎汤,至今已有七八年病情没有发作过。黄煌认为,科学是没有国界的,经方发源于中国,但可以让全人类受惠,总有一天,中国制造的经方制剂能够漂洋过海,遍布天下。现在,瑞内已经组织了一批医生和经方爱好者在爱沙尼亚开展经方培训。经方神奇的疗效让该国的高层领导非常关注,2013年黄煌访问爱沙尼亚时,总统夫人还专门设宴招待。宴会时,她兴致勃勃地听黄煌讲经方美容的故事,还给黄煌赠送了她亲自烤制的面包和果酱。

按照黄煌的设想,国际经方学院成立后除了开展面向海外的经方医学短期培训和研究生教育以外,还将积极与海外中医教育机构及相关学术团体组织合作,开展经方国际学术交流,开设经方培训班,开办国际经方学院。通过海内外同道的共同努力,经方这支“中国新歌声”定将飘向世界各大洲,更好地造福全人类。

经方惠民

学院成立当天,一大批记者将黄煌团团围住,黄煌所说的“经方汤液不难喝,又管用,而且还容易学习掌握,只要会做饭会烧汤,就能学会用经方”让记者们听得兴致勃勃。在黄煌看来,经方是历代劳动人民的智慧结晶,自诞生以来就带着浓浓的“生活味道”。经方源于百姓,而且最终必然要回归于百姓,这就是他一直以来坚持的“还方于民、藏方于民”,最终要让“经方惠民”。

黄煌的助手梅莉芳说,黄老师倡导的方、病、人三角模式及总结的几十年经方经验,简洁规范,一听就懂,听后会用,受到临床医生和许多经方爱好者的欢迎,“黄煌经方”已经成为一个阐释经方的新流派。2004年,“黄煌经方沙龙”个人网站开通。据黄煌介绍,当初建立这个网站的目的,主要是便于师生之间的交流学术,可网站开通以后,不但受到了网友青睐,点击率直线攀升,还成为广大经方爱好者聚会交流的平台、服务社会的窗口和宣传推广经方的基地。互联网让大家对经方的热爱聚集,研究心得撞击,从而迸发出绚丽的光芒。2013年年底,“黄煌经方沙龙·经方医学论坛”公众号正式开通,关注人数近3万;2015年年初,《经方》杂志创刊,包含纸质版与微信版两种模式;迄今,《黄煌经方沙龙》已汇编6期并全部出版发行。

受网站启发,黄煌的博士生古求知在广州成立了“经方童鞋会”,学生王建华开设了“大众经方班”。还有一些女患者成了经方爱好者,成立了微信“经方妈妈群”,她们一方面传播经方,一方面也自行解决一些家庭常见病。

有了这样扎实的基础,黄煌给国际经方学院订下了坚定的目标:要办好一批经方门诊,让经方为解决民众的常见病、多发病、疑难病提供服务;要寻求与制药公司的合作,开展经方制剂的研制和开发,开拓经方现代制剂市场;要开展家庭常用经方的普及推广,让经方进社区、进家庭,培养千千万万个“经方妈妈”。

南京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陈涤平在成立大会上表示,利用好经方学院这一平台,不仅能把中华民族的瑰宝——中医药传承好,也有助于缓解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等矛盾。学校办学坚持中医药特色,坚守中医之“根”永远不变,现在不能变,将来也不会变;同时,学校也将结合现代科学技术和人类文明的一切成果,来研究发展壮大中医药事业。

正如陈竺同志在贺信中给国际经方学院做出的重要指示:国际经方学院要在传承中创新,在创新中发展,努力成为一个讲好中医药故事、传播好中医药文化、促进东西方医学融合发展的国际平台,让中医药在推进健康中国建设中发挥更大作用,更好地造福人类健康。

 

huanglaoshi-webp

自古逢秋悲寂廖,我言秋日胜春朝。

2016年10月16日上午,南京中医药大学校园内红幅飘动,喜气洋洋。丰盛健康楼学术报告厅里更是人头攒动,全球各地的经方专家学者、中医药大学、中医医院、中医社团、科研机构的代表人士云集于此,见证黄师几代人的经方梦落地生根、梦境成真。

当南京中医药大学国际经方学院宣布成立,胡刚校长将院长聘书授于一代经方大家黄煌教授,全场爆发出经久不息的掌声。国内首个国际经方学院、南中医别树一帜的特区学院,就此将领导重任交付与黄师了!当黄师与主席台诸位领导、院士共同敲响瑞士高等中医药学院、中国——瑞士中医中心赠送的银色铸钟,台上台下欢声雷动。

黄师谈起经方,如数家珍:

“经方是经典之方。经方蕴含着前人认识人体治疗疾病的思想方法,记录着中华民族使用天然药物的经验结晶,是中华民族的宝贵遗产,是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

经方方小药少,可以说花小钱治大病、有时候不花钱也能治病。经方不让广大百姓充分利用,中国特色的医改就不完美。

经方方证明确,是中医临床的规范,经方不继承,中医学的人才培养就有缺陷。

经方语言质朴,经方蕴含了中医治病的经验和事实,经方不研究,中医学术就无法进步和发展,与现代科学的融合就缺乏了接口。

 

经方流传几千年,是中华民族的原创,是中医学的核心技术。经方不仅仅是上百首验方,经方是经方医学的略称。经方倘若失传,上对不起列祖列宗,下对不起子孙后代!”

 

在国际经方学院成立之际,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中医学家、黄师昔年同窗吴以岭教授作了《络病与经方》的讲座,美国加州五系中医药大学姚一中教授做了《大剂量芍药方》的讲座,香港浸会大学卞兆祥教授则带来了《临证启示录——中医理论与临床实践》的报告,专家们高屋建瓴,甚至不远万里跨洋相授,听者欣然神会,感激于心。

10月15日举行的南京经方论坛,国内多位经方临床医生作了精彩的专题讲座。

珠海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刘志龙教授率先作了《从四则医案看临床如何准确辨证》,从《首席医官》中小妮的怪病应适用何方而娓娓道来;中国中医科学院史欣德研究员以女性特有的敏感细腻,挖掘出《气味与经方应用相合》,用方遣药之思路曲径通幽,却又令人豁然开朗;温州市中医院朱文宗教授擅长腹诊,介绍了《腹诊在柴胡类方中的应用》;而黄师一贯爱经方、用经方、传播经方,此番以质朴清新、简明扼要的语言,归纳出《经方方证的四大特征》,令众人心服口服,欢喜赞叹。另安排有黄师两位博士生弟子作了发言,古求知博士后介绍《经方玫瑰与女性体质调理》、黄波博士讲解《浅谈黄煌经方在当代中医门诊中的实用价值》。每位专家学者的讲座都彰显了经方与经方人共有的特点:翔实,严谨,求真,务实。

与会者欢欣鼓舞之余,无不祝福祈愿,愿经方之花借助国际经方学院与经方论坛的平台,开遍全球,造福人类!

附:黄煌教授发言

在国际经方学院揭牌仪式上的讲话

黄  煌

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同志们:

经方之名,始于《汉书艺文志》;经方之实,存于《伤寒杂病论》。经方形成于商朝,成熟于东汉,与《黄帝内经》等医经并列为中医学的两大流派。

经方是经典之方。经方蕴含着前人认识人体治疗疾病的思想方法,记录着中华民族使用天然药物的经验结晶,是中华民族的宝贵遗产,是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

经方方小药少,可以说不花钱能治病,花小钱治大病。经方不让广大百姓充分利用,中国特色的医改就不完美。

经方方证明确,是中医临床的规范,经方不继承,中医学的人才培养就有缺陷。
经方语言质朴,是中医思维的象征和符号,经方蕴含了中医治病的经验和事实,经方不研究,中医学术就无法进步和发展,与现代科学的融合就缺乏了接口。

经方流传几千年,是中华民族的原创,是中医学的核心技术。经方不仅仅是上百首验方,经方是经方医学的略称。经方倘若失传,上对不起列祖列宗,下对不起子孙后代!

但是,这几十年来,《伤寒论》《金匮要略》等经典彰而不显,经方也隐而不露。我国中医界杂方大方充斥,不会用经方,不想用经方的现象十分普遍。制药行业热衷于引进国外新药,对传统经方制剂表情淡漠。昂贵的保健品、滋补品的大行于市,而经济实惠且治病救人的经方却悄然无声。

然而,日本对经方的研究由来已久,经方制剂开发多年,质量一流。美国有一批研究《伤寒论》喜欢经方的医生。去年全欧经方学会在法兰克福成立。澳大利亚、加拿大、英国、法国、意大利、葡萄牙、爱沙尼亚、韩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等都有许多应用经方的医生。台湾的开经方的医生非常普遍,经方颗粒剂销售到许多国家。在全球经方热到来之际,开展经方的研究与教育,确立我国在经方医学上的主导权和话语权,刻不容缓!

让人欣慰的是,中国不乏有识之士,关于重视经方的呼吁以及推广经方行动从未停止。本世纪初的广州,李赛美教授团队在邓铁涛先生的指导下,开始国际经方班的培训,名扬海内外。在北京,冯世纶先生等力推胡希恕六经方证,郝万山教授等传承刘渡舟伤寒学说,均引起世人关注。全国各地都在演绎经方故事,一批经方研究者脱颖而出。经方终于开始热了!在网上,经方成为热词;在书店,经方书籍热销;在基层,经方培训成为热门;在医院,经方成为临床医生们寻求疗效突破的热点。目前,已经到了发展经方教育的最佳时机!今天,国际经方学院成立,是南京中医药大学领导层的一次英明决策,也是江苏中医对全国乃至世界中医药事业做的一点贡献。

江浙沪是经方家的摇篮。宋代有许叔微、朱肱,清代有徐灵胎、尤在泾、柯韵伯、王旭高、余听鸿;近代有曹颖甫、章太炎、余无言、范文虎、陆渊雷、祝味菊。南京中医药大学有研究经方的传统和基础。建国后的学部委员我校有两位,一位是针灸家承澹盦先生,一位就是经方家叶橘泉先生。宋爱人先生、樊天徒先生、吴考槃先生、曹仲苓先生、陈亦人教授、张谷才教授都是研究应用经方的大家。吴以岭院士还是当年我校《金匮要略》专业首届研究生。在先贤的启示和激励下,我们从上世纪末开始,致力于经方的推广。1999年开讲《张仲景药证》,2004年,开通首家公益性网站《黄煌经方沙龙》,2006年开讲《经方应用》选修课。我们编写了上百万字的经方专著,《张仲景50味药证》《中医十大类方》《黄煌经方使用手册》《药证与经方》等分别译成英日德韩等文字出版。今天,国际经方学院的成立,是南中医人自加压力的举措,也是一次中医药教育改革的探索。胡刚校长曾用“南中医的特区”来定位国际经方学院,是非常贴切的,也是给我们具体操办者极大的鼓励和支持!

国际经方学院的设想如下:

——我们要开展面向海外以及面向基层的经方培训,培养一大批熟悉经方,为百姓解决病痛的临床医生。

——我们将开设面向本科生的必修课或选修课,尝试经方特色班的教学实践,让经方教育逐步与现代中医高等教育体系相融合。

——我们要参与研究生教育,培养一批有较强临床能力,能独立开展中医临床研究与文献研究的经方专门人才。

——我们要开展经方的文献研究、临床研究及实验研究,要进一步规范和完善经方方证,并逐步弄清经方作用机制。当前特别要重视经方医学史料的收集与整理,开展经典文献的现代阐释,整理与总结历代经方家的学术思想与经验。

——我们要寻求与制药公司的合作,开展经方制剂的研制和开发,开拓经方现代制剂市场。

——我们要办好一批经方门诊,让经方为解决民众的常见病、多发病、疑难病提供服务。

——我们要开展家庭常用经方的普及推广,让经方进社区,进家庭,培养千万个“经方妈妈”。

——当今世界,合作与交流是不可阻挡的潮流。作为中国的第一家国际经方学院,我们愿意和感兴趣的海外中医教育机构以及相关学术团体组织合作,开展经方的国际学术交流,开设经方培训班,开办国际经方分院。

经方推广,事关大局,事关长远。我们期待继续得到地方各级政府以及教育医疗卫生行政部门领导的支持与指导,期待海内外中医药界有识之士的出谋划策,期待海内外中医药界有识之士的出谋划策,期待对中医事业感兴趣的社会各界以及经方爱好者的支持,期待新闻出版界的关注和呼吁。国际经方学院脱胎于南京中医药大学,隶属于南京中医药大学,我们期待南京中医药大学兄弟院系、各附属医院以及各位教授们的鼎力相助。长江后浪推前浪,经方更需后来人,我们期待年轻一代能勇于创新,敢于争先,尽快成长。唯此,才能推进经方的普及推广事业,才能做到还方于民,藏方于民,才能最终实现经方惠民的宏愿。
国际经方学院筹备过程中,农工党中央主席陈竺副委员长在百忙之中给我们发来了贺信并做了重要的指示,国医大师邓铁涛教授、周仲瑛教授、夏桂成教授、王琦教授、孙光荣教授、刘祖贻教授给了我们的殷切题词和厚望,海内外各友好单位及团体、各位专家学者同好给我们发来了许多贺信贺词贺诗。今天我尊敬的张连珍主席推辞数十份邀请,亲自来见证经方学院的成立,让我倍感温暖!这是一份份热切的鼓励和期盼,这是我们做好工作的动力和智库。我们一定会努力进取,勇于探索,做到像陈竺副委员长要求的那样:“在传承中创新,在创新中发展”,把南京中医药大学国际经方学院打造成“一个讲好中医药故事、传播好中医药文化、促进东西方医学融合发展的国际平台”。

谢谢大家!
2016年10月16日

金元四大家之首的刘完素,在那个时代,对于张仲景的用药法则继承的算是最好的。比如其桂苓甘露饮脱胎于五苓散合猪苓汤加减,相对于五苓散加强了清下焦热的作用;防风通圣散是多首经方的合方,对于多种原因造成的感冒发热、皮肤病都有效。其《宣明论方》对于伤寒方药的阐述笔墨也很多。据说刘完素曾跟随陈抟学道,一次与陈抟论道酒后醒来便大彻大悟,从此医术精进(“尝遇异人陈先生,以酒饮守真,大醉,及寤洞达医术”),在当时被称为“神医”。